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春闺梦里人【龙虞孟宪/性转】

孟繁了看着这个人有些头疼,她从来也没有见过哪个人那把头发梳的这样笔直却这样自然。

第一章大家闺秀

阿忆提着菜篮子走过小巷的时候,正好看见孟繁了靠在巷口,还是以往懒懒散散的样子,双手环胸望着天,就算是笑也带着讥讽,阿忆一直觉得孟繁了很漂亮,那半长不短的头发零零碎碎的垂到肩头,别有一番滋味。她习惯性的走过去想要搭话,然后又被孟繁了脚边的那条大黑狗给吓住了,这是条很凶悍的狗,光滑水润的皮毛,强健有力的四肢,阿忆一点也不怀疑它可以一口咬断自己的脚,于是她打了个激灵,不敢再往前了。孟繁了从发呆中回过神,和她打招呼:“哟,这不是林家小姐么,怎么把您给招来了?”孟繁了瞧着她一脸笑意,见她眼神躲闪显然是害怕的样子,笑意更深,“您可得小心了,这儿狗凶着呢,又不听我话,回头要咬了您啊,咔擦!”孟繁了张着嘴做了个撕咬的动作,满意的看到阿忆开始发白的脸色,“可疼啊!”阿忆最终没能听到最后三个字,她跑了,带着她的菜篮子绕了远路,虽然最后那只大狗也没有咬她,可她就是觉得脚上生疼。孟繁了在她背后哈哈大笑,然后笑声戛然而止,笑脸变作哭脸,她蹲下身子和这条大狗对视:“诶,您说,她这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呢?白您往我这一丢,自个儿和虞大小姐走了,这些天了也没个动静。”狗肉低着头和地上的一根草较劲没工夫搭理她,孟繁了显然也不指望狗肉会搭理她,只是自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你说她该不会是”话语到此便结束了,孟繁了觉得自己不喜欢龙玟璋,甚至是有些讨厌的,但无论她承不承认,她是真的不想她死。
孟繁了想起来她和龙玟璋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说不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觉。彼时的龙玟璋穿着一身肮脏又昂贵的衣服,满身的尘土遮去了她那张还算好看的脸,却让她的眼睛更加明显,孟繁了不喜欢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太亮,带着惊人的生气,仿佛看到你心里,而孟繁了最不喜欢的就是把心放出来给别人看,她迷糊了这么久,不愿意出来,也不愿意被别人拉出来,可是龙玟璋偏偏要做那个拉她的人。孟繁了见到龙玟璋的第一眼就知道她一定不是所谓的什么虞筱卿虞大小姐,她身上确实穿着普通人家负担不起的衣服,可她的做派实在是太不像个大家闺秀了,没有哪个大家闺秀会在一帮子村名面前嘶吼鼓动,没有哪个大家闺秀会和一帮子穷人插科打诨。可是她就是有那种让人信服的本事,所以所有人都听了她的话,信了她的话,这群平日里拿着锄头扁担的农民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听她调遣,奇迹的打退了一股山贼然后撑到了虞家军的到来。孟繁了敢打赌,尽管龙玟璋三番四次的告诉大家虞家军会派军队来帮助他们,可他自己本人对此其实也不确定。一个好运的妖孽,孟繁了叹口气,希望她的好运气不要这么快用完,至少让她活着从虞家回来。她转头看着身边的狗肉,有些恶狠狠的开口:“她要是死了,我就把你给吃了。”回应她的是狗肉的白眼。
孟繁了站累了,于是她拖着瘸腿蹒跚几步走到一个台阶上坐下,继续发呆。龙玟璋在虞家军来的那天下午被真正的虞筱卿带走,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她走的时候只是把狗肉交给她,像是托孤。孟繁了想到这往地上啐了一口,她光着手去踏青回来却多了条凶悍的母狗,这可怎么说?可不管怎么说,现如今,她也只能等龙玟璋好好的回来了,她回忆起那天虞筱卿看龙玟璋的表情,不太确定的觉得虞筱卿不会把龙玟璋怎么样。
虞家军涌来的时候,龙玟璋被孟繁了扯到了小巷子里说话,孟繁了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到现在还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龙玟璋有些焦急:“我说您到底谁呀?给句准话成不成,别给我扯什么虞大小姐,一股陈年烂谷子的霉味,大家闺秀就没您这样的!”龙玟璋还在听着,但很快就走神了,巷口走过来的两个女子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孟繁了跟着望过去,打头的那个女子正是他们口中一直扯到的虞筱卿虞大小姐,乌黑发亮的长发被高高束起,又笔直笔直的垂过肩膀,孟繁了看着这个人有些头疼,她从来也没有见过哪个人那把头发梳的这样笔直却这样自然,她走过来时步子很快,但不让人觉得她很急,每一步都扎扎实实的踩到地上又抬起来,在这过程中,孟繁了甚至注意到她的头发一次都没有动过。虞筱卿并不在意别人的打量,像她这样众星捧月的存在,这样的打量对她来说太过微不足道。于是孟繁了继续不要脸的盯着看。显然虞筱卿不仅有一个好的家世,还有一张姣好的面容,她的容貌其实是趋于柔和的,只是偏偏生了道剑眉,这便让她看起来英气不少。她没有穿寻常大家闺秀穿的旗袍洋装,而是穿了一身白色的骑装,浑身上下除了右手小臂上绕着的一根红色小马鞭再无其他装饰,素净到不可思议也漂亮到不可思议。孟繁了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这个穿着大家闺秀衣服的“虞大小姐”摇头咋舌,第一次真正明白了大家闺秀的意义。
在虞大小姐的威压这下,孟繁了终于知道了这个相处了好几天的“虞大小姐”的真名。龙玟璋不是一个很容易就松口的人,但是问话的是虞筱卿,她便没了办法,只好乖乖松口:“我叫龙玟璋,今年正好双十,家里颠沛的很,到处都去过,诶,您问我工作啊……”龙玟璋说到这个便低下头露出了孟繁了最不想看见的扭捏样子,“家里是招魂的,我做不来就只是到处打打小工,这次正是跟着雇主来的遂宁,可惜半途上遇着山贼,他们一家子都死了。”
虞筱卿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情,只是在听到招魂两个字时皱过一次眉,孟繁了在旁边站着听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不稳当。“为什么组织反抗?”虞筱卿的声音和她本人一样可以用端庄来形容,不仅端庄而且很有生气,这一点让孟繁了深深的觉得尽管龙玟璋和虞筱卿看起来天差地别,截然不同,但他们是同一种人,同类不会相残。龙玟璋在这个时候挺直了脊背,但很快又弯下腰:“那家人带我来着避难,到底有恩,我想给他们报仇。”这不是真话,孟繁了知道,其他人如果听见大抵也能猜到,可是龙玟璋这话是给虞筱卿听得,于是就轻而易举的蒙混过关,甚至得到大小姐的一个赞赏的眼光。龙玟璋在这个时候献上了她的战利品,一把古朴的匕首,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匕首出鞘时带起的冷光却很符合虞筱卿的口味。也只有虞大小姐会喜欢这样的物件。虞大小姐收下了物件,在“谢了”之后又干脆利落的加上“绑了”,变脸速度堪称一绝,龙玟璋没有什么异常,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任由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两个婆子压着跟在虞筱卿身后走了。
孟繁了从回忆中惊醒,太阳西斜又是一天即将过去,而龙玟璋还是半点消息都没有,她突然有些愤恨,觉得自己为这样一个人担心实在是没有道理,她抬手想要拍拍狗肉的头,对了,这条狗也是当时龙玟璋托付给她的,没来得及说名字,因此就被焦躁的孟繁了叫做了狗肉。如果龙玟璋回来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生气,不过管她呢,她也得先回来才行啊。孟繁了叹口气,站起来准备回家,狗肉大概是受够了她的丧气,突然飞快的跑走了,孟繁了追着它跑了好几条巷子,终于彻底失去了狗肉的踪影。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