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就看图出脑洞。
邢张儿童梗。

舅舅小时候特别肉,小胖子,然后怕欣欣不喜欢他就不肯吃饭。欣欣就蹲在他身边和人说“我就喜欢揉肉肉的脸,你要是瘦了我就不喜欢你了。”
舅舅就愿意好好吃饭了,还把脸凑过去给欣欣揉。

舅舅离家出走那次,欣欣最先找到他。
舅舅:我不会回家的。
欣欣:我不是让你回家的,你要去哪里呀?带上我好不好。
舅舅:好!
然后两个小孩没出公园就被抓回去了。

【邢张及衍生】儿童节快乐

迟的不能再迟的六一贺文,本来打算凑六个,实在是😂😂😂
虽然儿童节已经过去了,但还是祝儿童节快乐!
——————————

一。虞孟
刚下过雨,石板做的台阶还很湿滑,孟烦了被不辣他们推出来时,一不小心就打了个趔趄。他有些恼火的扭头去看那群狐朋狗友,但他们逃散的很快,四通八达的小巷子足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藏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悠悠荡荡的笑声和鞋底踩过水洼的啪嗒声。
孟烦了也想跟着跑,可是不行,他得完成他因为玩游戏输了而抽到的任务——向虞啸卿讨要六一儿童节礼物。
孟烦了以前是见过虞啸卿的。那时候他才五岁,在车站里,满心都是被人抢走舅舅的委屈,小孩子没有太多顾忌,他便扯开嗓子哭的声嘶力竭,赖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走,还是小少年的虞啸卿临危受命,就这么抱着个小泪人儿一步步的走了回去。孟烦了当时不知虞啸卿的辛苦,抱住了便不愿撒手,明明看见虞啸卿累的双手都发抖了还是不肯自己走,连虞啸卿要改为背他的建议都被他以大哭给回绝了,所幸虞啸卿不嫌他,只让他抱稳了别扭,因为太累声音都发颤,就是这个情况,他还要继续哄着他:“了儿不哭,我给你买糖吃。”孟烦了哼哼两声便当真不哭了,只是那颗糖最后有没有吃到,虞啸卿又是怎么抱着他回家的他实在是记不清了。长大以后孟烦了也见过虞啸卿几次,都是远远的看着见一眼罢,小少年长大了终于去掉那个小字,五官也愈发的英挺起来,抿着嘴总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惹得孟烦了时常觉得那个会哄他迁就他的小少年不过是他因为伤心过度而产生的幻觉罢了。
而今的虞啸卿是小镇上的名人,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孩子们眼里的小老头,天天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是他们用来练胆子时经常提到的人。孟烦了也怕他,尽管他常常吹嘘自己一点也不怕。
大约是被刚刚的动静给打扰了,孟烦了正在思考自己该以什么理由去敲开虞啸卿家的大门时,大门打开了。虞啸卿从里面走出来,还是往日里每次看见时都会穿的白衬衫和黑裤子,看见是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一本正经的低头瞧他发问:“什么事?”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介于成熟和孩童之间,带着略微的沙哑和记忆里的已经大不相同,孟烦了没来由的失落,仰头回看时正好被屋檐上滴下的水珠点中,呆呆的回答:“我,小太爷,找张立宪。”
话才出来,孟烦了就后悔了,尤其是他听见后边小巷里传出些偷笑的声音。但凡喜欢打听些的都知道他和张立宪是见一次打一次的,虞啸卿作为张立宪的哥哥,要说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琢磨着说点什么解释,却是虞啸卿先开了口:“立宪不在家,今天六一,他出去玩了。”
孟烦了松一口气,他本来也不是来找张立宪的,他歪头注意到虞啸卿眼角的笑意,莫名觉得这样的虞啸卿似乎又和他儿时见过的小少年重叠在一起,于是忍不住就想要耍赖:“今天儿童节,您就没想着给小太爷点东西么?”
虞啸卿果然也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了儿想要什么?”
孟烦了于是彻底放松:“糖,我想吃糖。”

二。伍史
伍六一抱着因病错过儿童节的史今,小大人似的拍着背哄他:“你别难过了,以后和我一起,每天都有六一。”

三。双曦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吴双一到幼儿园就被陈曦给抱了个满怀,下巴正好撞陈曦额头上疼的他直抽抽,他下意识要发火,耳边却先响起来陈曦满是雀跃的声音:“双双哥哥!你看见这个糖了么?!”于是再大的火也一瞬间被消灭了。
陈曦说的糖是那种最普通不过的闪纸糖,他经常看见班上一些喜欢手工的小姑娘用这个糖纸折纸鹤玩:“嗯,看见了。”
陈曦得了回应更加高兴,几乎都要蹦起来:“那,我把他送给你好不好?”
他眼睛实在是太闪,吴双想忽略都不行,只好点头接过,顺便也给他一包自己的小零食:“儿童节快乐。”
陈曦抱着小零食一下子就红了脸,等吴双接了糖,更是不得了:“你吃了我的糖,以后就是我媳妇了!”
“……”吴双剥糖纸的动作一顿,在陈曦热切的目光下把糖重新裹好塞了回去,“那我不要了。”
陈曦顿时委屈了,眼泪汪汪的:“那,那我做你媳妇。”
“那……好吧。”吴双吃了糖。

————END————

Ps.吴双和陈曦原本是这样的。陈曦说我给你当媳妇,吴双说不要。然后其他小朋友就起哄说陈曦粘人精,这么丑还总粘着吴双什么的。陈曦老委屈了,正要哭出来,吴双把糖从他手里拿走吃掉了说你以后是我媳妇。陈曦就傻乎乎的看着他吹出一个鼻涕泡。
我实在是懒得写所以……xxx

【伍史】撸狗的正确方式

架空,兽化,ooc慎入
越来越不会写文了,瞎写一通,哎

史今进到病房的时候,伍六一正蔫蔫的趴在病床上休息。这已经不是史今第一次看见伍六一的兽化形态了,可他却总也忍不住的想笑,倒不是伍六一多可笑,只是伍六一的这个兽化形态和他本人实在是反差萌——一只憨萌憨萌的大金毛。
“今天感觉怎么样?”史今走过去把饭盒放到一边。
伍六一在史今还没进屋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史今身上那股特有的让人舒服的肥皂味,以及他手上拿着的饭菜香味。他动了动狗鼻子,嗯,今天吃红烧肉呢。
“就那样呗。”他想了想,从病床上爬起来看着史今,“班长,你再帮我问问,我啥时候才能变回来啊。”
史今把饭盒打开又把筷子勺子一并放好,头也不抬:“你这是特殊情况,连长他们正在研究,估计是快了。”
“快了,快了,每回都是快了!”伍六一烦躁的从床上蹿下去,兽化以后他没法再打他的空气拳,于是退而求其次的对着空气一顿乱吠。
史今啧了一声,后仰着头满是嫌弃:“行了,呆会儿再把护士叫来。吃饭!”
“来就来,正好问问她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伍六一愤愤的打个喷嚏,颠着四条腿一溜烟又蹿上了床,端端正正的蹲好,以便享受他的病号待遇——史今亲手喂饭。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他只是兽化形态变不回来,又不是断手断脚,可是史今坚持,他实在是不忍心看伍六一因为不习惯兽化形态吃饭,把自己和桌子吃的全是饭粒和菜汤。
“唔。今儿红烧肉可有点太甜了啊。”伍六一吃着菜评论。
史今便使坏的把一大颗茴香丢到伍六一嘴里,伍六一毫无所知的舌头一卷,随后无可奈何的看了过去:“我发现你咋这坏呢?”
史今偷笑,连忙送上一勺子汤:“演习结果出来了,咱班又是第一,今天团里送的锦旗,连长可高兴了。”
“可不得是第一,我都这样了。”说到这个,伍六一忍不住叹口气,憋了一会儿又继续发牢骚,“你说那个兵是怎么想的?兽化剂和恢复剂都能弄错。”
这大抵是这次演习最大的乌龙,伍六一为了救史今进入兽化形态,却不曾想又挨了新兵蛋子的一记兽化剂,这原本是没什么事的,奈何伍六一获得兽化形态还没多久,一切都处于不稳定状态,于是兽化形态居然变不回来了。
史今也被这乌龙弄的哭笑不得,当初伍六一跟他说他变不回来时,他还当伍六一和他开玩笑呢,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他把伍六一吃的差不多的饭菜收拾好,温和的听伍六一抱怨了一会儿才开口:“人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正好熟悉熟悉兽化形态,没准以后大用呢。”
“好啥呀。”伍六一嘀咕着,尾巴又耷拉了,下垂的狗狗眼天然一副可怜无辜的样子,“这回我丢脸丢大发了,你是没看见甘小宁他们那表情。”
“我看你就是想多了,兽化形态都是不受控制的,小宁还是只龙猫呢,不也好好的?”史今扯了凳子坐在床边,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照进来洒在伍六一身上,烘托着他的金色长毛更加好看,他伸手给伍六一顺毛,手感和想象中一样的舒服温暖。
“我和他比?”伍六一不屑的扭头,扭头都没有脱离史今的手掌,因为被顺舒服了,尾巴尖不受控制的轻扫床面。
伍六一的兽化来的比其他人都要迟,因为平时成绩出色,脾气又硬,很多人都猜测他兽化必然是个猛兽,这也是伍六一自己的目标,可谁知一朝兽化,醒来却居然是只狗,伍六一怄的当时就咬坏了一张桌子,以至于后来对自己的兽化形态三缄其口,从不提起,本以为还能再瞒一段时间,谁知一次演习,打破了他所有计划,不仅被迫在所有人面前兽化,还变不回来,伍六一每每想起都觉得憋气。
“怎么不能比?”史今捏捏金毛的耳朵,低头看他,“咱能别这么幼稚了行吗?金毛有什么不好?人类好朋友啊。”
伍六一摇头甩开史今的手:“你别什么都扯幼稚。啥呀就人类好朋友。”他顿了顿抬头看史今,“金毛是什么?”
史今诧异的看着他:“合着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啥?”
“狗嘛。我知道是狗。”他开口,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于是史今知道他还是没有放下。
“别老是狗啊狗的,狗也有品种。你这种就叫金毛寻回犬,猎犬,倍儿牛!”史今也不多解释,单挑了重点一说,伍六一的心情果然显而易见的好转,连尾巴都活跃的甩了一甩。
“这玩意儿还是猎犬?毛长的这么浮夸。”伍六一大金毛蹲坐着,吐着舌头看他,黑溜溜的狗狗眼亮晶晶的。
“是呀,所以,你别老嫌弃它。”史今点点头笑起来,他扭头看了看四周,故作神秘的凑过去和伍六一咬耳朵,“你想不想知道,我兽化以后是什么样?”
伍六一当然想知道,前爪立起来搭在史今手上,很有兴趣的样子。史今低头轻笑,没一会儿,等他再抬头时,座椅上的人突兀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小巧的狸花猫。
伍六一目瞪狗呆的看着这只狸花猫,试探的叫着:“班长?”
“嗯。”狸花猫矜持的点头回应,然后轻轻巧巧的跳到了伍六一的身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兽化的影响,变猫的史今明显对伍六一的尾巴特别感兴趣。
伍六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在看见史今的兽化形态以前,他对史今有过许多的设想,而现在,他觉得这就该是史今的兽化模样。
他看的有些呆了,直到尾巴被咬痛了才回过神:“汪呜!班长,你咬啥啊!”
史今松口,狡黠的眯起眼睛看他一会儿,又跳到他面前伸爪子碰他的嘴巴:“六一,不是凶猛才是最好的,小有小的好处,每种形态都有他的优势。而且”史今收回爪子蹲坐着,“我很喜欢金毛啊。”
伍六一怔住了,他觉得他还需要再做一次检查,检查兽化剂对他的其他影响,比如幻觉,比如幻听。明明是冬日,他却感觉自己听到了无数花开的声音,阳光落在他的身上,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他感觉到熨帖。
也许,做个金毛也挺不错的。他想。

520快乐啊!
写文最近有点xx
就用天天p图p了一个邢张欣舅的婚纱照,哎呀,他们真好看

重发一次,加了张图,他们真是绝配

我们欣欣真好看,太太真厉害😘😘😘😘😘

小貔貅:

不管,我欣今天这一身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戳我了!!!!腿长两米八有没有!!!所以激情摸鱼,摸完就跑

想开45车,但是没梗……太太们有啥好的想法么

【邢张】画眉

就一直觉得欣欣的颜值气质都是跟着眉毛走的,比如早期(士兵)那会儿不修眉的颜值,和后来修眉的颜值那就不是一个档次,而且不同的眉形就会有不同的气质……啊,总之有兴趣的自己去搜啦。
然后我丧病的因为这发现脑了这个洞,顺便搭了一次貔貅太太的点梗……
你们随便看看。
ooc算我的。

————————————

邢佳到片场的时候,导演正在中气十足的骂人,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藏在自己的位子上,生怕被导演的火力波及。邢佳见这阵仗也觉得有点发怵,便老老实实的在一边装鹌鹑。挨骂的是一对年轻演员,浓厚的妆容都遮不住他们的青涩,一看见有人来了立马找到救星般的看了过来。
邢佳心头一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导演的视线逮个正着。
“林……”他抬手和人打招呼,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一早上的拍摄不顺足以让导演身心俱疲,他挥了挥手:“你帮我带带他俩。”
“所以你就多了俩个徒弟?”张欣欣坐在化妆镜前,通过镜子和邢佳对话,笑的幸灾乐祸。
邢佳叹气,哭笑不得的看着卸了一半妆的张欣欣:“什么徒弟?我自己都还要学习,你也帮我想想办法,呆会儿还……”他突然住了嘴。
张欣欣了然的看向化妆间的门,果然多了条缝,是那两个小演员,小心翼翼的摸进来,一副恳求的样子。下午第一场就是他们的,要是再演不好,估计就真的该卷铺盖走人了。
四双眼睛在小小的化妆间里互看着,谁也不先开口。最后还是那小男生憋不住了:“邢老师,要不然,您和张老师演一次,给我们看看?”
张欣欣被无辜波及,瞪着眼睛扭头看过来,思考着该怎样委婉的拒绝。倒是邢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居然真的点了头。
“谢谢老师!”两个小演员立马九十度鞠躬,彻底扼杀了张欣欣到嘴边的拒绝。
“这场戏其实……”
张欣欣拿着剧本看台词顺便听邢佳一边记词一边给人讲解人物,渐渐的也被带了进去。那是个动荡的年代,儿女私情在国仇家恨面前变得那么微不足道,年轻气盛的少年通过答应娶妻来换取不接手家族产业,上阵杀敌的自由,可掀开盖头的那一刻,他发现他娶的居然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姑娘。他纠结挣扎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亮时依旧选择离开。这场戏就是新婚第二天,年轻的丈夫将要赶赴战场,他对着自己心心念念许久的姑娘说不出满腔的爱意,于是只能通过画眉来表达一二。
“我们见过吗?”张欣欣或者是年轻的妻子,坐在梳妆镜前整理妆容,被精心养大的小姑娘懵懂天真不谙世事,你能在他身上看见一切美好的事物。
邢佳或者说年轻的丈夫立在他的妻子背后,微微弯腰和镜子里的妻子对视,他伸手将妻子落在耳边的碎发拢到耳后,指腹不经意间擦过妻子的耳尖,小妻子便立时红了耳尖,抿起的嘴角带出两个羞怯的酒窝。
“没有。”他说,可他分明又看见了他当年见她时那惊艳的一幕,于是敛眉垂目,小声道,“也许,也许吧。”
“你是不是,”小妻子捏着手指有些踌躇,可她终究不懂隐藏心思,蓦地抬头通过镜子和她的丈夫对视,“是不是要出远门了?”
“我。”丈夫狼狈的扭开视线,不敢再看,抓着椅背的手捏紧又放开,他深深的吸气,侧身拿起一边的眉笔,温声,“你的眉毛很好看,我替你画眉,好吗?”
“我知道你要走去哪里。”小妻子乖巧的闭眼,微微撅起嘴,叹气都没有忧愁的模样,反而像极了学大人的小孩。
丈夫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的妻子画眉,闻言笑的温和而伤感:“你知道?”
“你要去做大事对吗?”小妻子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因为丈夫的动作不高兴的皱眉,“你弄的我痒痒了。”
“不好意思。”丈夫拿开眉笔给她吹吹,随即又发觉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倒是把他的小妻子逗得直笑:“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一个等字说的丈夫心颤,他几乎要后悔自己的决定,想要留下,可他到底忍住了:“不要,不用等我。”
妻子没睁眼,因此没看见自己丈夫眼里的深情和绝决,顾自催促:“眉毛画好了吗?”
“没有。”丈夫深吸口气,继续画眉,“你好好的呆在这里,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就是,不要等我。”
“那你还回来吗?”小妻子睁眼,一把抓住丈夫的手,抬头和他直直对视,眼里满满的不安。
“我……”丈夫动了动嘴终于说不出诀别的话,勉强扯出一个笑,“回来。”
妻子得了答案便丢开他的手,闭上眼睛仰头继续要人给他画眉毛,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你真不会骗人。不过你一定得回来,因为我会在这等你。”
丈夫久久都没有回话,直到画完最后一笔,他起身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画完了。”
这场戏到此为止便是全部,对戏的尚在戏中,看戏的泪眼婆娑。演丈夫的小演员一抹眼泪,颤声开口:“春来发几枝啊。”这是丈夫将死时看着身边抽出的嫩芽念得一句诗,小演员终于完完全全懂进了这句话的意思,“谢谢,谢谢老师。”
“不用谢……啊!”邢佳摆着手,突然跳了起来,捂着手臂扭头看张欣欣。
张欣欣抬头看他,眉毛因为某人的业余不熟练格外扭曲:“邢佳!!!!!你画的眉毛!!!!”

我梦见过欣欣和舅舅,那次他们结婚所以我和他俩的想法对接了是吧,所以他俩是想结婚的对吧x
我不管,我就是强行扣糖!

看到这个就忍不住脑补了些奇怪的东西,想了想还是不写了(就是懒xxx)
写个乱七八糟的大概吧就。
设定是舅舅人类小孩纸~
欣欣小墨鱼仔精x

【邢张】章鱼小丸子
张欣欣后来常常评价他和邢佳的相遇,是一次意外。尚且年幼的小墨鱼仔还无法自如的运用魔法能力,却因为冒进,强行尝试高深的魔法,结果就是他莫名其妙的从海里到了邢佳的澡盆。
那天正是邢佳六岁的生日,崭新的小海军服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边的凳子上,邢佳看着澡盆里突然多出来的小墨鱼仔,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的要害怕,可看见一边的海军服是却忽然的镇定了。海军在海上,大概是要配个小墨鱼仔的,他这样想着。半刻后,晕乎乎的张欣欣就被他抓着顶到了头上。

张欣欣和邢佳刚认识的时候,相处的不算特别和谐,蔫坏的欣欣总想通过讲一些海里的东西吓唬邢佳,可邢佳对海里的见识太少了,只能根据张欣欣的话想象出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并被自己的想象给逗乐,于是邢佳每天都很高兴,张欣欣每天都在挫败x

邢佳后来再也不能吃章鱼小丸子了,因为张欣欣会用它短短的八爪抽他,哦,有一家的除外,据张欣欣的考证,那是假的章鱼小丸子。

邢佳后来有了一条金毛,叫做彪子,张欣欣不喜欢他,各种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其实就是吃醋x),于是一狗一章鱼天天在家里上演追赶大战,张欣欣仗着自己会点魔法简直要上天。再后来,彪子就屈辱的x当了张欣欣的坐骑。

张欣欣做为精怪,不需要常常在水里,只需要定期补水就可以,于是邢佳总是顶着他出去玩,如果有谁欺负邢佳,张欣欣就给谁喷墨x

邢佳十八岁那天,张欣欣终于变成人了,但是他没穿衣服,嘿嘿x

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小貔貅:

幼儿版金毛舅 X 猫欣。

给 @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幼儿欣舅脑洞的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