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欣舅欣】合欢二

许芷晴看见陈曦的时候,后者正做贼似得拿着一大摞刚刚整理好的文件挡住脸站在角落里。
“你干嘛啊?这么见不得人?”许芷晴把人从上到下打量个遍,毫不客气的抽过了陈曦手里的资料,“这个我先拿走了,要是不能用再给你打电话。”
陈曦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来,只是嘴角微微向下有些无奈。他没心情和人叙旧,许芷晴更加没有,于是不等他开口说要走,许芷晴便挥手赶人了。
“那我走了。”陈曦礼貌的和人告别。
“嗯。”许芷晴看着资料头也不抬。
“额……那个……”陈曦深吸口气,忍不住想多嘱咐几句,可是话未出口就被一阵喇叭声给打断了,他循着声音一格一格的把头转过去,正对上吴双面无表情的俊脸。
他真好看。这是陈曦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声音。
这下死定了。这是他从美色里挣扎出来以后想到的第一句话。

前一天晚上下了雨,把花园里的花被打落了好几朵,史今衣服都没换就去外面打理花坛,嘴里直说可惜。
伍六一在厨房忙活着准备早餐,刚刚睡醒的乔锐还犯迷糊,抽着鼻子闻着味就凑了过去:“伍哥,烧什么呢?倍儿香!”
“皮蛋瘦肉粥。正好我烧多了,过会儿一起吃。”伍六一看他这模样哭笑不得。
“诶!谢谢伍哥!”一听到吃的乔锐便精神了,咧嘴笑出来两个酒窝。
“谢啥,等吃吧你。”伍六一摇摇头,看了看厨房的调料,又冲着刚洗漱完的李涤凡喊一句,“涤凡,厨房醋没了,你去买瓶来呗。”
“不给吃饭,还支使我。”李涤凡把毛巾甩到后背顶了一句,却还是乖乖的拿钱出门。
“我去我去,正好我锻炼一下身体。”乔锐把人拉回来,乐呵呵的跑出门,跑开几步又倒退着回来,扒拉着门框探头探脑,“醋有什么要求没?”
李涤凡顺手胡撸一把他的头发,又被一巴掌拍开:“没,你看着买。”
“诶。”乔锐应的干脆,因为心情极好,跑起来一跳一跳的像个半大的孩子。
李涤凡笑开了蹲在门口擦鞋等人回来,可一直等到伍六一的粥出了锅,乔锐没有回来,不速之客倒是来了一个。
高海莎趾高气扬的站在门口,见了人也不打招呼,只是意味不明的笑。李涤凡将擦好的皮鞋放在一边,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捏起一个拳头,他不愿意给人开门。
高海莎却不在意,她素来放肆惯了,尤其是这个地方还被她定义为是乔锐的地盘,于是她按着门铃大叫:“乔锐!乔锐!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胆子大了,敢不接我电话了是吧。乔锐!你给我出来!”
“他不在。”一直在花坛忙碌的史今被这声音闹的不得安生,揉了揉眉心勉强捡起一个笑脸和人隔着铁门解释。
“我不信,他就算现在不在,过会儿也会回来。我要见他。”
“让她进来。”李涤凡的声音恰当的插入两人的对话,他这么说着却没有要站起来开门的意思,史今只好代他开了门。
“这地方还不错,他还真能找地方啊。”高海莎进了门,不客气的评价,“他干什么去了?”
“买东西。”李涤凡抿着嘴,回的飞快,一脸的生人勿近。
高海莎微抬下巴不甘心的轻哼,顺势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尖叫来的猝不及防,高海莎摸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瞪着从沙发上的一堆毛毯里坐起来的陈曦,神情和大白天见鬼没什么不同。
“你,你谁呀!”高海莎回过神立刻质问过去。
陈曦裹着毛毯,小眼睛瞪得贼大,他昨天帮许芷晴办事给吴双抓个正着,好话说了半宿还是给人丢到了沙发上睡觉,又是委屈又是不习惯的,好容易睡着了又被高海莎一屁股给坐醒了,当下没好气的开了腔:“我睡这的你说我是谁?这地方这么大,专捡着往我身上坐,人肉垫子舒服是吧。”
“谁,谁家房东还睡沙发啊?!”高海莎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比谁都委屈。
“我又没说我是房东。”陈曦揉着被坐疼的腰不去看她,抬头时正好看见因为听见尖叫跑下楼的吴双,顿时腰更疼了腿也酸了,浑身上下都像是给人坐碎了一样,“双——我疼死了。”
吴双心里还有气,可有气是一回事,看见陈曦给人欺负了是另一回事,嘴上训着话,脚却已经走到了陈曦跟前:“怎么就疼死了,我看你好得很。等回屋看看再上点药。”陈曦乖乖的点头,心满意足的和吴双拉拉扯扯的往楼上走,直把一干人都晾在了旁边。
这么一场无厘头的闹剧彻底打乱了高海莎的计划,她瞪着携手而去的两个人有些发毛的搓了搓小臂。今日不易探访,高海莎勉强扯个笑就要往外走:“我还有事先走了,等乔锐回来,记得叫他给我打电话。”李涤凡嗤笑。
公寓里莫名的寂静,史今终于收拾完他的花草,伍六一端出了他的粥招呼人一块吃,李涤凡板着一张脸说不出心情好坏,捏着饭碗神游天外。
小两口的事,伍六一是不会说,史今是不好说,没奈何的,两个人快速吃完饭,拍拍李涤凡的肩膀,打了招呼就和伍六一一块上工去了。
于是等乔锐回来的时候,整个一楼就剩下李涤凡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等他,看起来很平静,没什么问题,可是敏感如他,很快就觉出一丝不同,他扭头四望着,把醋放厨房里打着哈哈:“你说巧不巧,我跑去超市买醋,结果看见以前的一个惯偷,可惜后来还追丢了……老李,你怎么了?”
李涤凡终于肯动了,从椅子上转过身,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幽幽的看过来,看的乔锐一突,下意识的想要道歉,分明连原因都不知道。
“高海莎来了。”李涤凡张了半天嘴,想了半天的话,最后简洁明了的说了这么几个字。
这么几个字把乔锐砸成渣渣,连干笑都散的一干二净,现在他总算知道进屋时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乔锐也怄的很,当初搬家他就刻意没告诉高海莎,结果还是被找到了。其实他觉得李涤凡应该是明白他的,但明白是一回事,找上门是另一回事,况且他太明白高海莎是个怎么样的人,李涤凡受得了才有鬼了。
“这个……我”
“快吃饭吧,过会儿去所里要迟到了。”
“诶……”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两个人各有心事,难得的尴尬。

乔锐回来的时候已经很迟了,偌大的一个屋子静悄悄的,只有陈曦苦着脸在沙发上打滚。陈曦原本借着高海莎那事都回房了,谁知道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徐芷晴突然打了电话来,大概是上回陈曦给的资料帮了她,狠夸了陈曦一通,就这么一下,陈曦又被吴双连人带被子丢回了沙发。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突然腾起一种莫名的难兄难弟感。陈曦也不打滚了,反正睡不着干脆抱着自己的毯子坐起来和乔锐聊天。说是聊天,其实也没什么可聊,两个人情况差不多,说来说去无非是求个同感。
说到最后两个人都叹了口气,皱着脸没了话。
“你也别急,老李他……诶?他人呢?没和你一起回来?”
“哦,他今天……”乔锐说起这个就更加蔫了,语调下了五个度。
“最近有个任务,荫山和他出任务去了。”芦焱刚刚下了夜班回来,听到这话顺口接过去。李涤凡原本就是杜荫山手下调出去的,虽然后来因为乔锐不肯回去,可真有了事,借调一下也是正常。
陈曦点点头,看见乔锐的模样,觉得自己不应该多嘴,伸手拍拍他说着逗趣的话哄人,一面又扭头看着芦焱,规规矩矩的打招呼喊房东。
芦焱不在意的摆摆手,这屋子里最小的就是陈曦和乔锐,芦焱看他们就和看自己弟弟差不多,虽说因为他不怎么住在这个没太多交集,可是亲切感总是有的,便笑眯眯的给两个人一人一个苹果:“叫名字就行。”
陈曦点点头估摸着喊了哥,乔锐没心情,鼓着腮帮子有气无力的应和。三个人也没什么话题,加上时间不早了,随意扯了几句便各自散了。只是芦焱临走时特意拉了乔锐:“这次任务不是很危险,你别太担心。涤凡不能和外面太多联系,我回头和荫山说一声,要是有消息,也告诉你一声。”
乔锐这才安心了些,抓着芦焱喊了好几声
哥才回了房。

陈曦在沙发上睡了三天,终于在全员说好话的帮助下回了房间。李涤凡却在第四天才回来,没看出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想来也正和芦焱说的那样没什么大事。只是乔锐激动的很,不等人进门就扑过去把人抱住了,拉着李涤凡恨不得立刻做个全身检查才好。一众人看着想笑,体贴的回了房把大空间让了出来。
乔锐心里有气,可是借调这事来得急,有些情况需要保密,乔锐也不好多问,憋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李涤凡倒似想开了,把人抱怀里好声好气的哄了一会儿,又突然问了一句:“高海莎上回叫你什么事?”
乔锐一愣,不知道李涤凡这是什么意思,琢磨了半天才开口:“就,她家空调不好了。那个,我还没去……”
“怎么不去修?他一个女的也不容易,干脆现在我们一块去给她修了,大热天的没空调也不好。”
“诶????”
……
这招高啊……
吴双摸着下巴看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这么感叹一句。

屋顶阁楼内,芦焱拿着书站在窗边看李涤凡和乔锐手拉手出了门,笑了一声:“你教的?”
“教什么?我只是说,多一个人多一个商量,有些事找上了门,小乔做不来,他也该帮衬点。”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