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团孟】桥姬

只是很喜欢这个脑洞所以就写了,谁要是想续写给我说一声就行,我觉得如果要等我来写很可能就有生之年了。
神汉装书生死啦x水鬼烦啦
有些地方可能有点恶心,胆小的就别看了……
顶锅跑

————————

“梆梆梆——梆梆梆——”
铜质门环扣上朱漆的大门,三声叠着三声,不急不缓颇有节奏的声音混在浓厚的夜雾里盘旋在这空荡的乡野上空久久不去。
“谁呀?”门后终于有了回应,来人步调奇异,起先一步随着问话重重响在耳边,之后又是两步却越发的轻远,不像是走来倒像是走开。龙文章屏着气,捏紧了手里的大红灯笼,脸上依旧是笑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样奇怪的步子,等到脚步声完全隐去,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从缝里探出来一个枯瘦的老人,老人家看起来六十上下,微微驼着背,雾气遮着看不清长相,声音倒是说不出的凉:“娃娃,你有甚事咧?”
龙文章将那红灯笼略略提了提,一张笑脸在红光里说不出的诡异:“老人家,我想借宿。”
老头呀了一声,似是被他的红灯笼吓了一跳,往后略退了些:“哎呀,我这里不好留人的。七月半,夜路不好走,你快些去找别的地方吧。”
龙文章便将红灯笼拿开些,耷拉下眉眼十足的哀求模样:“老人家,您也说这世道不太平,您就留我住一晚,住一晚,柴房也行,明天我就走。”
“住住住,哪有赶客的道理?贵客那必然是要住上等房喏。”又是由重到轻的三步,从老头身后恍然多出来一个人,细细瘦瘦的少年,笑眯眯的站着截了老头的话,黑黝黝的眼珠子不安分的乱动。
门越发的开大了,白惨惨的雾气从里面透出来,刺骨的凉意,龙文章抬手掸了掸,冲人道谢:“多谢,多谢。”
“客人快跟我来。”少年闻言笑的更开了,伸手就要来抓人,龙文章也不躲,只是将那红灯笼又提了些,将将照到少年时又停了下来。少年瞪大了眼睛,后退几步心有戚戚的看着他,满脸犹疑。
龙文章冲他拱手,四下里看了看顺手就将他的灯笼挂到大门右边,满意的点点头和人一块往屋子里走:“来时遇到一个道人,非说红灯笼驱鬼,只是拿着碍事。”
“这哪会有鬼喽!”那少年引他往前笑嘻嘻的回答。
“吱嘎——”大门在他身后关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老头慢吞吞的跟在身后,若有似无的叹息:“你这娃娃呦……”
这院子看起来荒废了许久,杂草丛生,少年桀桀冷笑,弯下腰邀人继续往前:“对不住,对不住,荒山野岭么人收拾。”
“野趣,野趣。”龙文章毫不在意的回应,说出的话十足的动听。庭院无灯,全靠天上那点惨淡的月光照着,偶尔飘过一点点磷火,也叫龙文章挥散了:“这火太冷,不舒服。”
“嘻嘻嘻。”那少年见状便笑,拉长的声音格外渗人,“客人好胆量,路上不太平,走路要小心喏——”
“哦?”龙文章意味不明的发出一个语气词,又走几步就觉得脚下骨碌碌滚过来一个东西,仔细看看竟是个人头,那头滚了几圈正停在他脚边,见他低头突兀的扯出一个笑容,裂开一张红艳的大嘴露出里面白森森的牙。
“牙口不错。”龙文章笑眯眯的评价着,不在意的将那头踢远了去。
“么子牙口?”少年笑着呵了一声“去”,那滚开的人头霎时化作圆石,石上人脸还依稀可辨。
“却是我看错了。”龙文章适时做出吃惊的表情,冲人拱一拱手继续往前,“小哥,我们怕是走远了。”
“不远不远,我看客人舟车劳顿,一定饿了,所以和兄弟们在后院准备了酒席,客人可务必赏脸。”少年飘忽的步子慢下来不知何时就挤到了龙文章身侧,惨白的脸凑过来,说着邀请,口气强硬。
龙文章突然朝人打个喷嚏,正碰上少年的脸,少年给他这一下吓到后退好几步,脸上莫名的发痒,敛了笑意神情便愈发狰狞,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成爪蓄势待发。
那厢的龙文章闭着眼全然没瞧见这边的动静,顾自抬起袖子擦脸,却在他要出招时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腕,嘻嘻笑道:“对不住啊小哥,我这人有时候就是太糙,嘿嘿,对不住了,诶,那边的亭子是不是摆酒席的地方,诶呀,风景真不错啊。”
少年闻言看去,满脸惊疑,方才他带人故意绕路存心要多吓吓他,如今一个不留神却叫人带着他到了老巢:“客人请。”他抽回自己的手强打精神迎人入席。
前院白雾缭绕阴气重重,后院却修剪得当,精致非凡,酒席摆在一临水而建的亭子那,亭子四面柱子上都挂了白灯笼,平添幽静,再看席上所坐之人,一大汉,一书生,一小孩,还有一个有些眼熟的是那开门的老儿。
“深夜叨扰,惭愧惭愧。”龙文章一点也不认生,上了亭子便自寻位置坐下了。
“来者是客,不碍事的,不碍事的。”书生连连摆手有些畏缩的往旁边坐了坐又被大汉拍的坐了个笔挺。
“少整那客套的,没啥好东西,你看着吃呗。”大汉开了口,口气爽利叫人心里跟着畅快。龙文章口里客套拿了杯子给人敬酒,几人共同碰杯,将要喝酒时却又被那少年拦了一下来。
“好酒又好菜,不说点东西再喝?”
“咱也不扯那犊子,花里胡哨的听的我耳朵眼子疼,就每个人讲个故事得了。”大汉捏着杯子挥挥手,“那啥,豆饼先来吧。”
被点到的小孩愣了一下,连忙放下筷子,摸了摸肚子一副没吃饱的模样,冲龙文章露出个天真的笑容,整齐的白牙有些晃眼:“有……有一年大旱,田里的苗苗都死光了……”这小孩似乎天生爱笑,故事说到遍地死人时还是一副笑模样,“后来饿惨了,就开始吃人……那肠子拉出来,这么长——”小孩说到兴奋处伸手比划着,那天真的笑脸越发诡异,“还有人拨了头发混着血拌做凉菜——”小孩突然停了,眼巴巴的盯着龙文章的筷子。
龙文章低头,才看见自己夹的那一筷子木耳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一团头发,还挂着血,一滴滴的往下淌:“好好好,好故事。”龙文章抬头把那一筷子菜夹给小孩,拍手叫好。小孩显然是饿极了,立刻抱着碗嘿嘿笑着吃下了菜,吃的满嘴鲜红。
“小孩子不懂事,讲什么乱七八糟的呢,阿译,该你了。”
“我这个不好讲的啦。我这个,诶哟——”书生扭捏着站起来背对众人,先发出一声百转千回的拟声词,“说是有一个书生要赶夜路,突然哦!他就听到三声脚步声,第一声的时候,咚的一声!好像就在耳边。”龙文章捏着杯子一颤,耳边猛然响起重重的脚步声。
“书生吓得不敢动,立在原地,过一会儿,又响起一个脚步声,却居然比前一个轻了许多。”
龙文章屏息,果然第二声轻了许多。
“书生慢慢松了口气,这时候又有了第三个脚步声,更轻了,几乎没了。”
龙文章叹口气,听着耳边的脚步声越发远去。
“可是突然!”书生的声音陡然升高,转过头瞪着龙文章,“那个书生转过头,正对上一张白惨惨的死人脸。”
龙文章扭头,正对上一张白惨惨的死人眼,再细看却是一开始给他引路的少年。
“调皮,调皮啊。”龙文章笑起来。
“客人,你的酒杯空了。”少年咧嘴替他斟酒,细长的壶口里流出来的酒红的惊人。
“去去去,什么破故事,还读书人,那还不如我随便来一个呢。”
“诶,慢着。大家都这么热情,那我也不好藏着,不然我也来给大家讲一个?”龙文章举杯截了大汉的话头。
大汉沉默着,然后点头,眯起的眼睛里全是凶光。
“说是有个人啊从小就神神叨叨的,跟着父母四处游历,后来他父母要死了,死前告诉他最后一招绝学,说是遇到什么难事,就在桌子中间点个蜡烛。”龙文章这话说的乱七八糟,可他当真掏出了蜡烛,就这么直挺挺的往桌子上一戳,才放稳了便自动跳起来火焰,这蜡烛诡异的很,细细小小的一根,燃起的火却极大,红通通的把这亭子都笼下了一层网。
席间众人放觉不对,就地一滚便要翻走,龙文章曲起食指虚空画符,只听他喊一个:“收!”蜡烛红光陡然大涨,席间众人便一个个颓然倒地露出原本鬼身,刚刚还精致异常的凉亭酒席也跟着恢复到原本腐败杂乱的模样。
“我这故事,不错吧。”龙文章将地上那群鬼踢到一堆,开口高声询问。
“您这故事,小太爷可评判不来。”龙文章抬头,亭子临水的那面多出一个人影来,斜靠着栏杆坐着,一身素白染墨,衣摆下缘不断的往下淌水,龙文章再细看,才发现那墨点竟是缠在衣服上的水藻,想来这是个水鬼。月亮不知何时又从云缝里挤出来,正照在那水鬼脸上,脏兮兮的一张脸,没有半点鬼样,细长的眼睛眯起来几乎要变成一条小缝,嘴角机械的勾起,十足的讥诮,看着这场闹剧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怎么不能评判了?我看你行的很 。这么着,你给评判一下,我把他们放了。”龙文章盯着他异常的执着
那人咬着手指痴痴的笑,愈发的不屑:“别介啊,这几个成天闲得无聊吓人玩,正好吃个教训。”他说完画风一转,“您要想灭他们,刚刚直接那内光化了他们就行,哪用得着麻烦。”
龙文章也不搭腔,立刻换了话题:“你叫,什么名儿啊?”
“您问这干嘛?我和您可不熟,您看我连您来这是干嘛的都不知道。”
“我来找个人。”
“呦,这事有趣了哈,您来鬼宅找人,那敢问您找这人找到没啊?”
龙文章对于他的讥讽没有任何的不满,只是突然笑开了盯着他开口回答:“我想,我找到了。”

————————TBC————————

评论(17)

热度(25)

  1. 第三人称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