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欣舅欣】合欢(一)

开了个大同居脑洞萌的不得了,更新是不保证的,有脑洞就更。人物……也许有ooc

“懒虫起床——懒虫起床——懒虫……”
早上六点,闹钟尽责尽力的扯开嗓子,乔锐在睡梦里伸脚踹了踹李涤凡示意他关闹钟。昨晚上乔锐值夜班,才睡下一个小时,现在困的要死。李涤凡心疼他,按掉闹钟,轻手轻脚的起了床。
厚厚的窗帘挡了光线,没有开灯,屋子里还很暗,李涤凡伸着懒腰睡眼惺忪的样子,冷不丁就踩到了蹲在门口等开门的老虎,老虎于是委屈的发出一声呜咽,乔锐敏感的在睡梦里嘟囔了一句:“李涤凡,你别欺负他。”
“……我没”李涤凡刚要解释就看见乔锐翻个身又睡过去,只好拿个香肠喂到老虎嘴边算是道歉,老虎也不记仇,咬着香肠高高兴兴的蹭着他。
然后……“李涤凡,你少给他吃香肠。”乔锐似有所感的开口。
“嘶——”李涤凡抽了口气,颠颠的跑到床边低头看,乔锐闭着眼,半张脸都埋在被子下面,分明是睡的很熟的样子。
“好好睡觉,要不然吵你起床。”李涤凡小声威胁道。
“不起。”梦话又顺利的对接,乔锐砸吧着嘴巴翻了个身。
“我靠。”李涤凡扶额。
彻底被乔锐打败的李涤凡,决定还是先出门洗漱,春秋乱穿衣,现在真是春夏换季的时候,早上凉飕飕的,中午却热热的冒汗,李涤凡翻了好半天的衣柜才找到合适的衣服,顺便给乔锐也拿了放在床头,对着睡梦里的乔锐嘱咐:“春捂秋冻,你还是捂着点。”乔锐不负他望的应了一声,继续熟睡。
“噗嗤——”李涤凡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揉了揉乔锐的头发,拿着脸盆毛巾出了门。
老虎快他一步从门缝里挤了出去,吐着舌头大喘气,速度极快目标明确,也不带打弯,中途被绊倒滚了一圈爬起来又继续跑。
“傻狗。”李涤凡笑骂一句,又冲厨房里走出来的伍六一打了个招呼,“早啊,哥,又烧了什么好吃的?”
“摊了个鸡蛋饼,今儿爱吃。”伍六一端着盘子探头看了外面花园一眼,“你们家老虎又去找我们家猫了?”
“不是每天都这样么?哥,你鸡蛋饼有多的没?”
“没有,自己做去。”伍六一拿着鸡蛋饼忍不住多说几句,“我说你这几点了才起床?还警察呢,睡的和猪一样,你……”
“汪唔!——”老虎的哀嚎打断了伍六一的数落,李涤凡叹口气,决定过会儿再给老虎一根香肠,不告诉乔锐。
“怎么了?”李涤凡一下子蹿出老远和伍六一拉开了距离。
在外面给菜浇水的史今拿着水桶一脸歉意:“儿童节又把老虎给挠了。”儿童节,史今养的猫,小小瘦瘦的一只,凶起来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老虎天天挨打可也天天凑过去找它玩。
“没事,小孩子嘛。前几天我还看见儿童节帮老虎打架呢。”李涤凡笑笑走过去顺了顺老虎的毛,又把狗链放到儿童节旁边,儿童节便立刻叼起狗链牵着老虎去放风。
“这儿童节真聪明啊。”李涤凡意有所指,伍六一不屑一顾。
没有乔锐的参与,李涤凡也懒得做早饭,洗洗弄弄差不多就出了门,在门口看见洗车的吴双,习惯性的左右看了看。
“洗车呢?不去接陈曦上班?”
“他骑三蹦子挺好的。”
“……”李涤凡被噎了一下,心说陈曦大小算个公司老板,每天骑个三蹦子上班也是够寒碜的,“还和他闹呢?陈曦也不是故意瞒你……”
其实吴双和陈曦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无非是陈曦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一时兴奋,瞒着吴双买了房子,本想给吴双一个惊喜,谁成想吴双知丢了钥匙扭头就走。也是陈曦倒霉,那几天他前女友遇到点事总给他打电话求助,陈曦又可怜她一个弱女子孤零零的不方便,多数不推有时候一帮就忙到半夜,正巧给吴双撞见,心里憋着气,又看陈曦买房子这么大事不和他商量,当下气的连原来的出租屋也退了,搬到了新的公寓里,可怜陈曦四处找人。
“没事。”吴双截了他的话头,不打算继续聊这个。
李涤凡也不多说冲他点点头,蹬着自己的自行车摇摇晃晃的走了。
吴双是最后一个搬进公寓的,来的时候就一个人一个箱子一辆车,东西简陋的不得了,在这成双成对的房客里也算是独树一帜,乔锐还和李涤凡偷偷开玩笑说,回头出了卧室还得收敛点省得刺激人家。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人家给刺激了。
陈曦骑着个三蹦子到公寓门口,穿着西装满脸的焦急,分明自己也委屈的不行,可一进屋就隔着门板子给吴双道歉,好不容易吴双开门见了人,两个人你来我往对台唱戏。明明是两口子闹别扭的戏码,硬是给人一种秀恩爱的错觉。
“诶,我怎么觉得我被秀了呢?明明你就在我旁边啊。”乔锐如是说。
李涤凡深沉的揉了揉乔锐的脑袋,拉着他进屋落锁:“也许旁边还不够,要到里面才感受的更加分明。”

小地方的派出所没什么大事,整整一个早上,最大的事就是李奶奶家的蛋鸡给人偷了,李涤凡凭借着专业素养分分钟破了案,并且人赃并获,抓住偷鸡贼大黄狗一只,顺便被李奶奶强塞了三个鸡蛋。
也好,回去可以给乔锐煎荷包蛋吃。
十一点半,午休时间,李涤凡买了菜匆匆忙忙赶回去,伍六一和史今已经去旅行社了。
公寓门口好几个人忙着往里面搬东西,他搜寻了一圈,看见睡眼朦胧顶着鸡窝头的乔锐,凑过去抓着人问:“怎么回事啊?来新人了?可屋子不是租完了吗?”
乔锐耷拉着眼睛回味被窝的温暖,冷不丁听见李涤凡的声音立刻精神了:“没,是陈曦搬来了,吴双不肯走,陈曦就跟过来了,敌进我退嘛。”
“去,什么词都乱用。”李涤凡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扭头往外看,果然看见吴双和陈曦在角落里聊天,看样子是和解了,两个人挨的不近可却给人一种无人插足的感觉。
“今天中午吃面,再给你卧两个荷包蛋。”李涤凡晃了晃手里的菜大步往厨房去了,过一会儿又倒退着走回来,把乔锐打量了一遍,“不是给你放了衣服在床头,春捂秋冻,你穿这么少干什么,快去换了。”
“知道的说你是我老婆,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我爹呢。”乔锐点点头往回走还不忘占点口头便宜。

祖宗啊!
陈曦几乎想这么喊出来了,吴双却还是冷冷淡淡的样子。
“双,我真的,我把她号码也删了,你别气了。”
“你删了干嘛?她一个弱女子一个人多难过?”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陈曦的三寸不烂之舌在吴双面前从来使不出来,憋屈到极致,眼里闪了泪花。
“差不多行了,都让你搬进来了……”吴双对于他的眼泪还是有些吃不消。
“那你怎么不抱我?”陈曦打蛇上棍,再接再厉。
吴双笑骂一句,把人扯到怀里,陈曦正好凑过去在人脸上印了个轻吻。于是陈曦满足了,吴双也消气了。
乔锐换好衣服出来看见,大受刺激的跑去厨房一头栽进李涤凡怀里:“光天化日的,他们俩也太放的开了!”

陈曦搬过来的东西很齐全,一个下午就把房间整理一新,填的满满当当。晚上吴双和陈曦又做东请了伍史李乔四人吃饭,酒足饭饱之后,李涤凡主动帮忙联系房东杜荫山和芦焱说了陈曦住进来的事。陈曦连连道谢,六个人坐在客厅里谈笑风生,热闹才刚开始……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