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人世还长——大纲,片段

存一下大纲,昨天试写了一张,总觉得不尽如人意,在没有思路以前不打算继续写,真的非常喜欢这个脑洞,不想他毁在手里。

【邢张真人半架空】人世还长
舅舅被退学去哈尔滨卖自行车的那一年,欣欣高考落榜去了话剧院,不喜欢话剧,同时难过自己没有考上播音。有一回大晚上的下着大雪,欣欣和家里人吵架跑出来,太冷了也没带钱,一条街都空的,只有舅舅自行车店还开着,欣欣就躲进去,假装买自行车,但是他是真的喜欢自行车,所以看的很认真,舅舅那时候无聊,看见有人来了,但是一看就不是来买东西的,就随他看,就看着欣欣好像很冷的样子,就给他倒热水,然后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没聊好多,后来欣欣就心里静下来,也觉得这么晚了在店里不好意思,就想回家,可是雪太大了,他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舅舅就让他用店里电话打给他爸妈,然后欣欣回家了。
舅舅没有在意这个晚上的事情,再后来就是上学欣欣会路过那里,然后两个人见面偶尔会打招呼,欣欣有时候不想回家,会去店里坐着也不是聊天就坐着,再后来说起别的东西,两个人熟了。欣欣说他要当播音员,然后说到话剧又说不喜欢,舅舅约他去看话剧,欣欣对话剧有了初步的了解,而且也是有些喜欢上话剧了balabala
日久生情啥的,欣欣那时候住校,后来偷偷搬出来和舅舅一块挤小屋子,两个人都没什么钱,实在穷的时候,就两个人面对面吃着方便面,一人一个口味,吃的也很高兴。
后来舅舅老师打电话给舅舅,舅舅也打算重考,他这时候才和欣欣说那些事,欣欣就感觉两个人距离一下子拉开了。傻舅舅一点感觉没有,还在那边自己说什么以后会给欣欣打电话什么的,欣欣也没怎么答应,那会儿家里人也似乎知道了一些苗头,欣欣在家里也挺麻烦balabala,反正欣欣送舅舅回去读书了,一开始还好,舅舅写信,欣欣虽然不怎么回但是隔断时间会回,后来舅舅考回去了,欣欣回了很短几句话就没下文了,不过舅舅刚开学很忙,也没注意,后来给欣欣打电话写信就都没消息石沉大海,舅舅特别茫然,挑了一个休息天回去找欣欣,找不到了,欣欣那时候已经去考军艺了。
舅舅特别难过,但是没办法,然后他有一天买了两盒方便面,一块泡了,捧着一碗吃,同时盯着另外一碗,手里的这一碗吃完了,另一碗也冷了,舅舅就只好一个人吃了那碗冷的方便面,肚子疼了一晚上,终于意识到欣欣不要他了。特别失落,特别难过,心里无数个问题没有答案,出去散心,走过一个寺院,那天坐在寺院里对着佛祖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平静了许多然后开始信佛。
……中间略过
后来舅舅去士兵,欣欣也在,两个人重遇,然后54邢张两种感情纠纠结结的。
后来士兵拍完了,杀青宴,欣欣喝醉了,一个劲当舅舅的小尾巴,当时舅舅和七七讲话,欣欣凑过去听,七七逗他说没跟你说话,你凑过来干嘛。
欣欣一下子就哭了又哭又闹说邢佳怎么能不和我说话了呢
然后舅舅就哄他,哄顺了,欣欣又要舅舅背着回家,然后舅舅就把他背着一路走,欣欣就跟他醉醺醺的念叨,说他一直很喜欢舅舅balabala,把当年的破事情都解释清楚了,然后要舅舅别丢下他,舅舅就答应了 一路背着欣欣回家。
end

【八月份的杀青宴后】
张欣欣如愿以偿的趴上邢佳不算宽厚的背,终于不再折腾。邢佳背着他慢吞吞的往家里走,他想了很多事情,他想背上的人真的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瘦巴巴的少年,他颠了颠,又想可是背起来还是轻飘飘的没有分量,以后一定要他多吃点长长肉……他听见张欣欣的呓语,混着酒气喷在他脖子上,迷迷糊糊的听不清楚。正是一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车水马龙人流不断,邢佳背着张欣欣走在人群里,没有任何被打扰的感觉,他甚至带上了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笑容。回家的路很长,从繁华的闹市到僻静的街区,邢佳真的没有放下过张欣欣,他走的很慢很稳,就像背着他的一切,他感觉张欣欣似乎动了动,有些转醒,然后听见他醉醺醺的声音:“邢佳,下雪了,怎么不冷呀?”邢佳闻言脚步一顿,滚下一滴眼泪然后继续往前走:“我给你披了羽绒服。睡吧,到家了我喊你。”

张欣欣揉着眼角,把原本细长的眉眼拉的更长了,邢佳笑眯眯的看着他有些无奈,随即走到他面前背对着他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回去。”张欣欣也不推脱,抿嘴笑出了酒窝:“我数三下,一,二……三!”三字没出口,他便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把脸贴在邢佳的脖子上,藏起得逞的微笑。邢佳给他扑的险些摔倒,手紧紧护着张欣欣,等站稳了,才伸手去点张欣欣的鼻子,带点责备的宠溺。张欣欣没心没肺的笑着,闭上眼乖乖的趴在邢佳背上。雪地有些打滑,邢佳只好尽量放慢步子,他走的很辛苦,明明是雪夜却生生逼出了一身的薄汗,那时候的他没想到翌日的分别差点变成永别,他只是怀着对两个人未来最美好的憧憬,一步一个脚印的带着心上人回家。

“人世还长”的由来
邢佳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寺庙里给人解签算命,有一天心血来潮要给邢佳算,结果是下下签,那个朋友还唏嘘的写了批注“人时已尽,人世还长”,又问邢佳觉得这个签文什么意思,邢佳看了半天说他看不懂,就看出来什么缘啊故人啊什么的,朋友就傻了,把批注拿回来,撕了上半段,给邢佳下半段,跟他说,这个下下签有转机,他现在缺了一半了,你自己去找另外一半,找到了就是上上签,可以当护心符了。
然后过了没几天,邢佳在士兵剧组看见了欣欣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