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虞孟】神算

@小貔貅 太太的生贺,迟到一天,还好不算太迟x.
文笔实在是太糟糕,写到后面实在是ooc的写不下去了,将就看吧😂😂😂
总之祝我们的貔貅太太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一。
三月初时,小吃街里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小小的铺面,古色古香的装饰,斜里探出一根杆子挂着大旗,简洁明了的写了“算卦”两字,谁也不知道这小铺是什么时候开的,好像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在那里,再往回想,似乎也没有人记得这个店铺开张以前,这里是个什么情形。
好奇与探索,是年轻人特有的天性,于是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小铺甫一开张就成为大学城里最大的热门。
“姻缘,学业,事业,家庭……哦,还有游戏,反正你能想到的,他都能算。”阿译站在寝室正中央,挥舞着手机,颇为激动的给全寝室做着介绍,他今天刚刚去算了一卦,看得出结果不错。
可寝室里没有人搭理他,迷龙拿着手机和新交的女友调情,不辣忙着搜索小黄片——拖打黄的福,他先前关注的几个公众号都被迫关停,豆饼倒是肯听,可他一心纠结的问题让阿译无言以对。
“哎呀,你们听我说啦。这……”
“哎哎哎,打住打住。”寝室里的最后一个人从被子里探出头,似笑非笑的,“您先跟小太爷说说,这游戏……它能算什么?”
“算非欧啊!”阿译眼睛一亮,窜过去仰头看着铺上侧躺着的孟烦了,“真的很准啦。我今天钥匙找不见了,诶,我就去问他,一问好勒,立马找到了。”
孟烦了嗤笑,背过身去继续瞌睡,和小黄片作战多时的不辣却突然来了兴趣,扭过头一手搭在椅背上:“那他能不能给我算算王八盖子滴公众号么子时候解封喏。”
阿译张嘴正要说话,孟烦了彻底失了睡意,坐起来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插话道:“小太爷夜观星象,发现你最近命星黯淡,有浓雾遮掩,近来定然万事不顺——”他说着笑嘻嘻的往后一窜躲开了不辣砸过来的纸团子,“这王八盖子滴公众号不会解封了。”
“呸——”不辣呸了一口,扭过头继续奋斗。
阿译于是在一边鼓气准备他的第二轮安利,然而迷龙再一次打断他:“那啥,那玩意儿算命要钱不?”
“要……不要。”阿译敢在迷龙翻白眼以前补充道,“灵就要,不灵就不要。”
“还整的挺有风格哈,烦啦,怎么的?咱去凑个热闹?”
“要算卦您找小太爷不奏成了,花内个冤枉钱做什么?”孟烦了抱着被子,“哎,小太爷打小熟读四书五经粗通五行八卦——我这掐指一算吧!迷老板今儿是红鸾星动,等等,哎,我这再一算吧,九日之后就是约会好时机,保您这回恋爱谈的是顺顺当当。”
迷龙笑:“整的还挺咋呼人,这还掐指一算呢,你捏被子一算哪吧!”
孟烦了也笑,捏着被子的手往上那么一提,露出细瘦的一双脚,脚趾灵活的动着,把一个脚趾搭到另一个脚趾上边:“小太爷掐的脚趾——”
“个软骨头。”迷龙笑骂,却也真拿了手机打算把约会时间定在九日之后,那天是所谓的白色情人节,可不就是个好时机。
阿译叹气。

二。
说是有这么个定律,当你知道某件事以后,你就会时不常的从各种地方听到这件事的相关消息,哪怕在此之前你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在阿译说了那个店铺后,孟烦了开始经常性的听见那个店铺的事。终于在某个傍晚,孟烦了刚刚买完晚饭打算回去,不知怎么的就往右边的小巷子里多看了一眼,巷子里头一块写了“算卦”的旗子在风中飘摇。
“原来在这呢。”孟烦了嘀咕着,忍不住就往那里多走了几步,这几步把他送到了铺子门口。
六点钟的天已经有些发暗了,店铺里上了灯,不同于其他店里亮堂的白炽灯,这家店铺里的灯暖黄偏暗,映着这古朴的装修风格,孟烦了忍不住就联想到那些武侠小说里的风雨中的破旧客栈,飘摇的灯芯,以及所谓的“我有故事,你有酒么”。
有点意思。孟烦了在心里点点头。随即又想到当初听来的关于此店火爆的消息,忍不住的撇嘴,冷冷清清的哪里火爆了。
他这么想着,店铺门口挂着的半块竹帘被拉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孟烦了瞧着他一时有些发愣,这是个很好看的人,倒说不上什么眉目如画,只是那通身的气派委实叫人惊艳,孟烦了以前用过好几次“眼前一亮”这个词,可直到如今他才知道什么叫眼前一亮,明明周遭都已经很暗了,可他一出现,就像是划开黑暗的一道光。
这道光看了孟烦了一眼,便转身回去店里。孟烦了吃不准他这是什么意思,捏着外卖袋子犹豫一会儿,等那边的人又转头看他,才颠颠的跟了进去。
店里的装修风格和门口时一脉相承的,也装的古色古香。孟烦了偷偷打量了一会儿,觉得这里不像个算命的地方,倒是像个茶室,正中间的桌案上燃着不知名的香,淡淡的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静下了心。
“我姓虞,名啸卿。”虞啸卿给孟烦了倒了杯茶,茶香便幽幽的往孟烦了鼻子里钻。
孟烦了捏着茶杯,突然觉得自己带着的外卖和这里真是格格不入,好在他惯会转移话题:“我来算卦。”
“不算。”虞啸卿拿起杯子闻一闻茶香,又把杯子放下。
“怎么着?人小说里的神医都有三不医,您这神算也有个三不算?”孟烦了不服气。
“不是。”虞啸卿摇头,认认真真的给他解释,“你不信我,故而不算。”他想了想又补充道,“算了也未必会准,没必要。”
孟烦了哑然:“您怎么知道小太爷不信,小太爷信的很!”
“撒谎。”虞啸卿看着他,像是看透了他。
孟烦了被他看的心里一惊,立刻偏头躲过了对视,他想到了刚刚他在店外的问题,所谓的生意火爆的店铺居然这么冷清。
“因为快下雨了。”虞啸卿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突然开口。
“您怎么知道的?算出来的?”孟烦了好奇。
“不是。”虞啸卿摇头,一直很严肃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笑意,“我看了手机。XX天气,这个APP的预告一向很准。”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外面忽然传来了雨滴落地的声音,初时还不明显,可只一会儿就越发的大了,三秒之后,暴雨如注。
孟烦了目瞪口呆。
虞啸卿收起手机,笑开了,显然他很满意孟烦了的反应。
孟烦了这时才注意到,这个看起来严肃冷峻的人,其实有一双非常孩子气的下垂眼。
我完了。孟烦了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三。
孟烦了现在听到的传言内容又不一样了,从前他只听人说那个店铺多么的灵验和火爆,现在他开始经常性的听到那个店铺老板多么的好看帅气吸引人。
确实是非常好看帅气吸引人啊。孟烦了捏着笔杆从题目里抬起脑袋,看了眼长桌那头正在激烈讨论虞啸卿长相,顺便犯花痴的两个女生,不屑的冷哼,心里一股一股的犯酸水:“都是两眼睛一鼻子,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不辣便笑:“呦呦呦,我们烦啦开窍喏。”
蛇屁股:“酸,真酸。”
“滚滚滚,待会儿提问别看我资料啊。”孟烦了作势把资料一收,几个人顿时鬼哭狼嚎。
上完PBL,接下来又没课了,蛇屁股他们约着去唱k,孟烦了掏出手机看了眼消息,无比遗憾的表示他得去面试。
面试一个什么什么心理研究课题。
大学里常常会有这样的招聘,由某个老师牵头的课题研究,招聘些大一大二的打工,不用发什么福利,只要等结果出来了给挂个名,也算是一种双赢。
其实孟烦了不觉得自己会过笔试,毕竟当初他报完名就后悔了,为了不被选上,两百字的叙述写了一百字就完事,只是没想到其他人居然比他还敷衍。
早知道应该交白卷的。孟烦了叹气。
面试的教室冷冷清清只有几个人,也是,连孟烦了这样随便写写的人都被拉过来面试了,可见其缺人程度。所谓面试也就是走个过场,只要到了现场的都直接录用,于是孟烦了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成了课题研究的一员。课题负责人是他们学校的一个据说很厉害的老师,头衔一大堆,孟烦了昏昏欲睡的坐在下面听着他们介绍课题相关,无聊的恨不得前几天报名的自己给拍死。等孟烦了睡了又醒两次以后,会议终于到了最后,新到的同学被一个个点名分配任务,孟烦了支头听着,可等那人说到了最后都没有点到他。
“散会。”轻飘飘的两个字宣布会议的结束,所有人都开始往外走。
这倒好,小太爷嘛事不做,回头还能白得个课题研究的履历。他这么想着,却是往老师哪里有挤了过去。
他没能挤到老师身边,因为有个人拦住了他,孟烦了皱着眉:“诶诶诶,好狗不挡道嘿,您是打哪……”他抬头,是虞啸卿,于是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憋的他耳朵尖发红。
“你跟着我。”虞啸卿眼角有淡淡的笑意,只一瞬间就不见了,像是怕孟烦了听不懂,他拿出一份人员名单晃晃,“你的工作是当我的助手。”
孟烦了这才知道,所谓的神算并非是什么高人,而是他们学校的老师,因为是今年才来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之所以开那个店铺也不过是为了——
“……通俗讲就是读心术。通过对方的肢体表情,肌肉的细微表现,揣测这个人的心理和性格和生平,并且依据这些对未来做相应的推测。”虞啸卿如是说。
“算,推测错了怎么办?”孟烦了追问。
“退钱吧。”虞啸卿深沉的。
孟烦了虽然嘴里一直说着后悔嫌弃,可干起活来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积极,应聘完的当天傍晚就跟着虞啸卿去了店里。
店里一如即往的安静,孟烦了无所事事的在里面溜达,暗骂自己被美色迷惑,怎么就颠颠的跟着来了这里?他本来见虞啸卿就紧张,如今这孤男寡男共处一室,真真是尴尬。
自我尴尬了一会儿,孟烦了瞧着那边悠闲看书的虞啸卿有些不忿,扯个蒲团坐到虞啸卿对面,抬杠:“今天不下雨,怎么也没生意?”
虞啸卿不看他,只自顾自的看手里的书:“你出去看看。”
孟烦了起身出门,看了一圈才发现店铺一边的墙上挂着“今日休息”的木牌,忍不住就撇了撇嘴:“好好的,您休什么?”
虞啸卿这才抬眼瞧他,笑意未明:“没什么,只不过店里新来一只野猫,总得先叫他适应会儿才好迎客。”
“野猫哪儿……”孟烦了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就要炸毛时就听见背后真传来了猫叫,于是原本以为虞啸卿把他比作野猫的猜想一瞬间就被抛去脑后,他说不出是放松还是失落的叹了口气。
虞啸卿丢了书,眼角的笑意更盛,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小鱼干,冲着某个角落招手:“喵喵过来。”
孟烦了顺着他招手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有只小猫,通体都是雪白的,仔细瞧瞧居然还有一双同虞啸卿一样的下垂眼。
奶猫亲人,吃了虞啸卿的鱼干便跳到虞啸卿的腿上窝着,孟烦了在一边看着萌的心都要化了。
此时正值饭点,孟烦了瞧了一会儿美人戏猫,便大着胆子约美人吃饭,美人爽快的答应了,倒是孟烦了一路上犹在梦中似的觉得不太真实。
饭是最普通的四菜一汤,孟烦了看着对面吃饭的虞啸卿,心里有种诡异的兴奋:他居然和自己一样会吃饭的啊。

四。
孟烦了很快就适应了给虞啸卿当助手的日子,原先以为的类似后悔的小情绪根本就没有机会出现。如今再去打听店铺相关,他的名字也常常的跟着虞啸卿一块出现,孟烦了对此非常满意。
白色情人节这天,天气意外的糟糕,从起床就开始飘细密的雨丝,打着伞也挡不住,黏在人身上潮呼呼的难受,好在人们的热情并没有被此浇灭,大街小巷上挂着的标语和活动,打着伞来往的人群多少为这雨天添了些快活的意思。
孟烦了打了帘子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便把店门口谢客的木牌给翻了起来。不同于小巷的冷清,巷口那边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隔着半截小巷子他都能听见那边店铺大喇叭喊的话:“今日情侣打五折……”
“想去?”虞啸卿从里面出来,站在孟烦了身后。
“可惜了了,小太爷至今单身啊——”他说着绕过虞啸卿往店里走,“虞老板,今儿好赖算个节日,有礼物没?”
虞啸卿:“你要什么礼物?”
孟烦了沉思一会儿,冲他伸出一只手:“怎么着,不然您给免费算上一卦?”他想了想又摇摇头,“不对,应该说,您也用您内读心术瞧瞧小太爷心里想的什么?”
虞啸卿点头,严肃认真的样子,他抓了孟烦了的手,抬眼看他,笑了。
孟烦了也笑:“您读出什么了?”
虞啸卿:“四个字。”
孟烦了于是攥紧了手,故作镇定:“哦?哪四个字?”
虞啸卿摇头不说,只是抓着他的手,把他的拳头摊平,然后翻手和他掌心相对,最后变做十指相扣的样子:“我刚刚算到你今晚能吃到那个情侣五折。”
孟烦了笑的几乎没了眼睛,却还要问:“和谁?”
“和我。”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