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邢张及衍生】儿童节快乐

迟的不能再迟的六一贺文,本来打算凑六个,实在是😂😂😂
虽然儿童节已经过去了,但还是祝儿童节快乐!
——————————

一。虞孟
刚下过雨,石板做的台阶还很湿滑,孟烦了被不辣他们推出来时,一不小心就打了个趔趄。他有些恼火的扭头去看那群狐朋狗友,但他们逃散的很快,四通八达的小巷子足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藏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悠悠荡荡的笑声和鞋底踩过水洼的啪嗒声。
孟烦了也想跟着跑,可是不行,他得完成他因为玩游戏输了而抽到的任务——向虞啸卿讨要六一儿童节礼物。
孟烦了以前是见过虞啸卿的。那时候他才五岁,在车站里,满心都是被人抢走舅舅的委屈,小孩子没有太多顾忌,他便扯开嗓子哭的声嘶力竭,赖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走,还是小少年的虞啸卿临危受命,就这么抱着个小泪人儿一步步的走了回去。孟烦了当时不知虞啸卿的辛苦,抱住了便不愿撒手,明明看见虞啸卿累的双手都发抖了还是不肯自己走,连虞啸卿要改为背他的建议都被他以大哭给回绝了,所幸虞啸卿不嫌他,只让他抱稳了别扭,因为太累声音都发颤,就是这个情况,他还要继续哄着他:“了儿不哭,我给你买糖吃。”孟烦了哼哼两声便当真不哭了,只是那颗糖最后有没有吃到,虞啸卿又是怎么抱着他回家的他实在是记不清了。长大以后孟烦了也见过虞啸卿几次,都是远远的看着见一眼罢,小少年长大了终于去掉那个小字,五官也愈发的英挺起来,抿着嘴总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惹得孟烦了时常觉得那个会哄他迁就他的小少年不过是他因为伤心过度而产生的幻觉罢了。
而今的虞啸卿是小镇上的名人,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孩子们眼里的小老头,天天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是他们用来练胆子时经常提到的人。孟烦了也怕他,尽管他常常吹嘘自己一点也不怕。
大约是被刚刚的动静给打扰了,孟烦了正在思考自己该以什么理由去敲开虞啸卿家的大门时,大门打开了。虞啸卿从里面走出来,还是往日里每次看见时都会穿的白衬衫和黑裤子,看见是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一本正经的低头瞧他发问:“什么事?”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介于成熟和孩童之间,带着略微的沙哑和记忆里的已经大不相同,孟烦了没来由的失落,仰头回看时正好被屋檐上滴下的水珠点中,呆呆的回答:“我,小太爷,找张立宪。”
话才出来,孟烦了就后悔了,尤其是他听见后边小巷里传出些偷笑的声音。但凡喜欢打听些的都知道他和张立宪是见一次打一次的,虞啸卿作为张立宪的哥哥,要说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琢磨着说点什么解释,却是虞啸卿先开了口:“立宪不在家,今天六一,他出去玩了。”
孟烦了松一口气,他本来也不是来找张立宪的,他歪头注意到虞啸卿眼角的笑意,莫名觉得这样的虞啸卿似乎又和他儿时见过的小少年重叠在一起,于是忍不住就想要耍赖:“今天儿童节,您就没想着给小太爷点东西么?”
虞啸卿果然也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了儿想要什么?”
孟烦了于是彻底放松:“糖,我想吃糖。”

二。伍史
伍六一抱着因病错过儿童节的史今,小大人似的拍着背哄他:“你别难过了,以后和我一起,每天都有六一。”

三。双曦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吴双一到幼儿园就被陈曦给抱了个满怀,下巴正好撞陈曦额头上疼的他直抽抽,他下意识要发火,耳边却先响起来陈曦满是雀跃的声音:“双双哥哥!你看见这个糖了么?!”于是再大的火也一瞬间被消灭了。
陈曦说的糖是那种最普通不过的闪纸糖,他经常看见班上一些喜欢手工的小姑娘用这个糖纸折纸鹤玩:“嗯,看见了。”
陈曦得了回应更加高兴,几乎都要蹦起来:“那,我把他送给你好不好?”
他眼睛实在是太闪,吴双想忽略都不行,只好点头接过,顺便也给他一包自己的小零食:“儿童节快乐。”
陈曦抱着小零食一下子就红了脸,等吴双接了糖,更是不得了:“你吃了我的糖,以后就是我媳妇了!”
“……”吴双剥糖纸的动作一顿,在陈曦热切的目光下把糖重新裹好塞了回去,“那我不要了。”
陈曦顿时委屈了,眼泪汪汪的:“那,那我做你媳妇。”
“那……好吧。”吴双吃了糖。

————END————

Ps.吴双和陈曦原本是这样的。陈曦说我给你当媳妇,吴双说不要。然后其他小朋友就起哄说陈曦粘人精,这么丑还总粘着吴双什么的。陈曦老委屈了,正要哭出来,吴双把糖从他手里拿走吃掉了说你以后是我媳妇。陈曦就傻乎乎的看着他吹出一个鼻涕泡。
我实在是懒得写所以……xxx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