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龙虞】书中自有颜如玉

一。
“啸卿,啸卿,外面太阳特别好,我们晒太阳去呀~”龙文章扑闪着自己那两个摇摇欲坠的书页落到虞啸卿身边,心情极好的抖了抖灰。
“阿嚏!滚!”虞啸卿被他带起的灰尘逗的打了个喷嚏,整齐的书页哗啦啦的翻了翻,接着一个滚字,中气十足。
“啸卿——”龙文章半点不在意,依旧凑过去和人亲热,“我们书就是要多晒晒才不会发霉。”
虞啸卿啪嗒就立了起来,比龙文章要高出小半个头:“嗤,那你怎么烂成这样?”
“我不一样,嘿嘿,我这不是老……不是,我这年代久远……”龙文章的上半部分都微微弯了起来,一副羞涩的模样,摇摇欲坠的封面卷起一个角,小幅度搓着。
虞啸卿烦躁的看着他,气势汹汹的在桌子上蹦蹦跳跳的发泄,冷不丁压到了一边正在睡觉的孟烦了,一声尖叫以后,尖酸刻薄的话成堆的冒了出来。
“抱歉。”虞啸卿后退几步,冷冰冰的开口。
“嘎?……”孟烦了终于清醒,刻薄话说到一半噎了回去,吓得直哆嗦,前几天刚刚黏上的书页又被抖了下来。龙文章赶紧凑过去给人解围,这时候他又威武了,两个书页卷起一角搭在书腰上,摇摇摆摆的走过去,就像腆着肚子的大老爷。孟烦了冷哼一声,正打算开腔,啪嗒一声被龙文章的封面糊了一脸,龙文章拽着孟烦了,装模作样的教训,孟烦了不情不愿的听着,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走了。”
龙文章愣了一下扭过头,身后哪还有虞啸卿的影子,再仔细一看,人家借着书角一蹬一蹬的往书柜最顶上蹿,风姿矫健好看的不行。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书!
龙文章傻看着感叹一句,扑闪着书页追过去:“啸卿,啸卿,你刚来还不熟悉地方吧,我带你去逛啊~~~”
“呸!一对狗书书!”孟烦了看着龙文章的背影抖了抖灰,捡起自己掉的书页,蹒跚着去找兽医给他补上。

二。
“师父。这个亮晶晶的是什么?”早上书斋的主人进来打扫的时候留了一滩水在桌子上,刚刚开灵识没两天的张立宪好奇的围着这滩水打转,后仰着书身看书柜顶端的虞啸卿。
张立宪开灵识时,正好看见虞啸卿两个书角蹬来蹬去满屋跑,就是这样的剧烈运动也保持了书页整整齐齐不乱翻,顿时钦佩的不得了,说什么都要拜虞啸卿为师,虞啸卿闲着也是闲着,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都说为人师为人父,刚开灵识的张立宪什么都不懂,虞啸卿便担起来给他普及常识的任务,这会儿远远的看见张立宪翘起一个角跃跃欲试的想去摸水,硬是直接跳到了书桌上,“嘭!”是他落在桌子上砸出来的声音,“哗啦!”是他干净利落的一挥封面,把水扇开的声音。
“啸……诶!”这是凑过来扑虞啸卿,不幸被水溅到的龙文章。
哼。虞啸卿蛋蛋一笑,蹦蹦跳跳的绕着张立宪转圈,确保张立宪没湿。
张立宪把书脊挺得倍直,精神抖擞的看着虞啸卿:“老师好厉害!”
“我们书,不能碰到那个东西。”虞啸卿严肃的教育张立宪。
张立宪啪嗒一个立正,书页抖了三抖:“是!”
训完了张立宪,虞啸卿又闲了,龙文章可怜巴巴的凑过来,封面湿了一大片,本来就糟糕,现在看起来更加破烂了。
“啸卿,我湿了怎么办?”龙文章臭不要脸的学着张立宪问问题。
虞啸卿看了他一眼,心情颇好的指点他去窗台晒太阳。龙文章嘿嘿一笑,屁颠屁颠的爬到窗台上扫出了一片干净地方。
“啸卿,一起呀。”
“不来。”
于是龙文章落寞的看着虞啸卿在书柜间蹦来蹦去的跳着玩,美其名曰锻炼身体,可是一本书为什么要锻炼身体。

三。
“宪宪,您可瞧仔细了,小太爷这就给您变个戏法!”
“烦啦好厉害!”
“……”龙文章卷起封面转过身子蹒跚着走开,真是没眼看。
孟烦了也是老精怪了,这几天新会了几个术法得意的不行,四处显摆之下,发现整个书斋就张立宪这个新生精怪吃他那一套,便天天在人面前耍宝,总之就是这么勾三搭四的,两本书莫名其妙的就好上了,速度快的令书咋舌。龙文章深深的忧郁了,决定去继续追虞啸卿。
“死啦,今天讲什么咯?”不辣从书柜上倒挂下来笑嘻嘻的看着他。
死啦把自己翻的哗哗作响,正好摊在chun宫图那一页:“嘿嘿,你不懂的。”
“这个不行的啦,人家可系佛经,里跟他讲这个行不通的啦。”蛇屁股跟着凑趣。
“大爷的,辣我跟他讲什么?”死啦气闷的合了书,作为一本记载了各种合huan之术的小huang书,他实在不知道该和一本佛经说什么了。
“里要控几里记几啊!”蛇屁股语重心长。
三个人凑在一起讨论了好久,最后龙文章决定委婉些。
“啸卿,何不与我共赴云雨?”龙文章期待又忐忑的看着虞啸卿,这种古色古香又文艺又委婉的话,虞啸卿总该喜欢了吧。
过了一会儿,虞啸卿没抽他,龙文章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快了,于是更加委婉的喊了一句:“啸卿~~~”
“啪——”被恶心到的虞啸卿一挥书页给他抽飞了,立起来一脸的严肃:“色字头上一把刀,阿弥陀那个佛。”
……

四。
“啸卿,我想同你困觉。”龙文章扒拉着窗台,例行的骚扰。
“#$¤$ηκβκ€₩……”虞啸卿坐在窗台上沐浴在阳光里,念着清心咒。
“靠!老子受不了了!你根本就是个假佛经!”
“?!?!”虞啸卿啪的一下跳起来,“胡说!”
“我没胡说,佛家说普度众生,你怎么不度我!”
“我怎么度你?”
“和我睡觉。”
“做梦。”
“你看你看,你还说你不是假的!”
“滚!”
虞啸卿气呼呼的转过身子,不理他了,然后开始思考龙文章说的话,他想起来前几天在书斋角落里看见的那本德高望重的佛经,上面的内容和自己身上的确实不一样,难道自己是个盗版?虞啸卿难过了。
“咦?”龙文章在后面探头探脑,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扑闪着书页飞去找人探讨。
三天后,结果出来了,虞啸卿真的是本假的佛经,他其实是本武功秘籍,被人伪造成佛经的样子。虞啸卿很难过,站在书斋最高的书柜上发呆。
龙文章站在一边陪着他。
“你别想了,武功秘籍也不错啊,你看你现在多厉害。”
“但我是假的。”
“假的也比盗版好呀。”
“那也是假的。”
“……你凭什么说你是假的?”
虞啸卿便侧过身,封面上“佛经”两个大字显眼的很。
龙文章一拍书页:“对呀!不假啊,你叫佛经,又没说你是佛经。”
“……”虞啸卿静静的看着他,觉得很有道理,随即又纠结到,“我叫虞啸卿。”
“……”龙文章叹口气,心想自己怎么栽他身上了,“大名,大名不一样啊,我叫龙文章,给我书名上写的还是龙阳轶事呢!”
虞啸卿彻底松了口气:“谢了。”
“不用谢,陪我睡觉吧。”龙文章凑过去趁热打铁。
“……我一直想问你,两本书怎么一起睡?”
龙文章呆了呆,啪嗒从书柜上摔了下去,吓得虞啸卿也跟着跳了下去,正好踩在龙文章身上。
“你没事吧。”
“你要是下来,我就没事了。”
“哦。”
虞啸卿跳到了一边,龙文章爬起来抖了抖灰,非常感动:“啸卿,你居然肯跟我殉情。”
“我其实……”经常这样跳上跳下。虞啸卿话说一半被死啦阻止了。
“啸卿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人问两本书怎么睡觉。”
“我其实……”不着急。虞啸卿没说完,龙文章就跑远了。
……

五。
终于从兽医那知道了怎么化人形的办法,龙文章激动的不得了,一蹦三跳的跑过来,找虞啸卿。
“啸卿,变成人,我们就可以一起困觉了。”
“嗯。”
“你不激动吗?”
“激动什么?色即是……”
“你不是佛经。”
“……闭嘴。”
“……啸卿,等变成人,我们就把我身上记载的所有姿势来一次吧!”龙文章沉默了一会,又开始兴致勃勃的展望未来。
虞啸卿看着他叹了口气,然后在龙文章期待的目光里艰难的点点头。其实和这么个无赖在一块,也挺不错的。

评论(2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