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春闺梦里人【龙虞孟宪/性转】


虞筱卿果然很高兴,笑意压弯了眉眼:“你且做着,我且看着。”

第三章  卿卿佳人

龙玟璋出门上工的时候,天还没亮,几个星子零零散散的坠在天边。她抬手揉了揉脸,等放手的时候便又精神起来。这时候还太早,寻常人家没这个时候上工的,可虞家绝不是什么寻常人家,她的主子虞筱卿虞大小姐也不是什么寻常的大小姐。虞家祖祖辈辈都是行军的,虞筱卿更是打小就敬重岳飞等名将,除了学习大家闺秀该知道的琴棋书画,她还额外给自己加了不少的课程,别的闺阁小姐绣花的时候,她舞着大刀砍木桩子,其他小姐满口的闺中诗话,她又拿着兵书看的津津有味,硬生生将自己充裕的睡眠减到了四个小时,连带着伺候他的下人也不得安生,龙玟璋尤其如此。
此刻街道极静,龙玟璋独自走在路上却也不怵,反而咿咿呀呀的唱起了歌,一首稀奇古怪的歌,混杂着各地方言倒更像是她自己信口编的,那歌里有人间百态,有日月更替,她唱了风雪夜行路,又唱了夜浓与灯行……四周无人,可她有自己的听众,龙玟璋有这样的本事,让这天地来做她的戏台子,周围一切有灵性的事物都是她的听众。
很快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小路将要走尽时,龙玟璋眼尖的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走过来,微微佝偻着身子,拖着一条半死不活的瘸腿,每一步都走的极其沉重,像是背了什么大包袱,压的她前行困难。
“呦,烦啦,你来看我啊。”龙玟璋笑嘻嘻的迎上去,正好堵了孟繁了的路。
孟繁了抬眼看她一下,拉着她平日里那调子反击:“您还当自个儿是大小姐,出门要人迎送呢?”
龙玟璋抬手抓了抓脸,凑过去几乎和她脸贴脸:“烦啦,昨晚儿去哪儿浪了?,看你这样子,一晚上没睡觉吧。”
孟繁了不耐烦的挥开她,又被她搂着腰拉过去,挣脱不开,只好头往后仰和她拉开些距离:“我去的地方可多了,还一样样给您汇报不成?”
龙玟璋松了手,看她站的歪歪斜斜,身上带着厚重的夜露凉气,摇摇头:“行了,您请回吧,我这还赶着上工去。”
孟繁了却好像又不急了,她往后退开几步,打量着龙玟璋,一身崭新漂亮的衣裙,一看就是时新的好料子,大小姐才能穿的那种,尺寸刚刚好,配着龙玟璋倒真有那么几分意思,偏偏龙玟璋画蛇添足的在头上扎个大红花,生生毁了这衣服的气质,也不知道她是故意还是无意。孟烦了这么看着龙玟璋笑的呲出一口小白牙:“呦喂,敢问您上的什么工啊?”
龙玟璋搓了搓手,带点腼腆:“当然是虞府。”
孟繁了从鼻子里飘出个音儿来,十足的讥讽:“那敢问您在虞府任何职啊?”
龙玟璋扯了扯袖子,试图把手腕上的衣服褶子扯平,这必然是学的虞筱卿,只有虞筱卿才会把一件衣服穿的连一个正常的褶子都没有。显然她失败了,孟繁了嗤笑一声,走过去笑的恶毒又纯良:“怎么说您也和我有过命的交情,这么着,您要求我呢,我就给您好好分析分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龙玟璋顾自低头扯着袖子,和那些褶子作斗争:“嗯。”
孟繁了看她这样便笑的更欢了:“诶,您要是真想听不如再嗯一个,您再嗯一个,姑奶奶我,就把刚刚才想明白的一件事儿一块给您说喽。”
“嗯。”龙玟璋乐滋滋的把袖子扯出一个平面低头看的入迷。
孟繁了这便扶了扶头发:“虞家前几天紧放了一天的炮仗,为什么,因为人刚刚升了官,诶,可他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升了官呢?”
孟烦了说着直起身绕着龙玟璋转悠:“因为这坊间传言说虞大小姐出游踏春偶遇山贼却临危不惧,凭着家中学识指挥着三百手无寸铁的村民和山贼硬扛三天,最后撑到了虞家军的救援 。”孟繁了说着把头凑过去往龙玟璋肩膀上一搁,“虞家原本就如日中天,一个位子坐了这多年谁也挤不下来他,可往上升又差个由头,偏偏这个节骨眼出来这么一个美谈,可不就刚刚好?”
龙玟璋抬手盖在孟繁了脸上,使点劲把人按下去,孟繁了却更加来劲了:“这美谈若是真的也就罢了,可偏偏这美谈是您,假冒的虞大小姐neng出来的,这可如何是好?”孟繁了咬着下唇眼珠子一转满脸的灵光模样,“只好呗您呀,好声好气的待起来,留在虞府,他时刻看着,省得您乱说坏了事。对了,您现在是什么职?没职。人只叫您在虞府任职,任的什么职却没说吧?您再瞅瞅您身上这衣服,上好的时新料子。虞大小姐才穿的那种,那是人虞府对外说呗您当虞大小姐的亲姐妹呢。您说您得了人这多好处,再去坏虞府的事,世人能听您的?”孟繁了吸了口气砸吧砸吧嘴,说高兴了便一个劲看着龙玟璋。
龙玟璋终于放下袖子,还是皱巴巴的一块:“烦啦,聪明劲都放这种事上了,怪不得别的事就想不明白。”
孟繁了一下子拉下脸来:“我怎么不清楚了?我怎么不清楚了?”
龙玟璋摇摇头,大步从她身边走过,孟繁了瞪着她的背影,重重呸了一声。
龙玟璋到虞府的时候正赶上虞筱卿吃早饭,
左右的人一瞧见她便四下里散开了,末了因她这打扮掩面轻笑,龙玟璋挂着笑大大方方的冲人招呼,走快几步侍立到虞筱卿身后。虞筱卿没理她,食不言寝不语,虞大小姐在礼节上堪称模范。龙玟璋也不敢说话,憋着气端茶倒水递毛巾。虞筱卿素来守时便格外见不得他人不守时,如龙玟璋这般三番四次迟来的,自然引她不满,可虞筱卿是这样的人,她有自己的性子也有自己的格调,不满之后如何拿捏脾气都有个度,这叫大家风范。
虞筱卿终于将那些饭菜用毕,又接过龙玟璋新泡的茶水漱了口,随即便端端正正坐在桌前不言不语的盯着龙玟璋。龙玟璋只好低头讪笑着立在原地,捏着衣角手足无措的模样反而取悦了虞筱卿。
“今天天气不错。”虞筱卿伸手轻轻的掸去下裙上莫须有的灰尘,无视了龙玟璋的局促不安和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认错。
“可不是,今儿万里无云,有点风又不大,正好放风筝。”龙玟璋咽回到嘴边的认错,机灵的换了说词。
虞筱卿闻言一亮,曲起食指轻扣桌面:“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龙玟璋点点头,闻弦音而知雅意:“大小姐喜欢什么风筝?”
虞筱卿果然很高兴,笑意压弯了眉角:“你且做着,我且看着。”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