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龙虞】你吃了我吧

一个奇葩的脑洞
大概OOC了
慎入

——————

龙文章觉得自己作为一只生下来没多久就被丢掉后来给野狗捡回去养大,如今又自食其力天天翻垃圾桶度日的野猫,还能活到现在实在是太幸运了,尤其是刚刚他还抓住了一条不知道为什么搁浅了的小鱼,这条鱼可真漂亮。
现在这条漂亮的小鱼就在他嘴里,他只用闻就能感受这条鱼如何鲜美无比,他迫不及待的想用尖牙刺破他的身体,用利爪划开他的鳞片,他饿急了,在遇到这条鱼以前,他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了。
他想的有些忘我然后他听到有什么东西在说话:“你不许吃我。”声音细细小小带了些水汽,别问他为什么有水汽,这就是个感觉。
龙文章愣了一下停下来警觉的四顾,这一带野猫抢食并不少见,这么一想,他把嘴巴合的紧了一点,然后又听到那个声音。
“不许咬这么紧!”这一次还伴随了一点轻微的疼痛,他终于反应过来,这声音来源于嘴里的小鱼,刚刚的疼痛是小鱼甩尾巴打他的脸。
龙文章被惊得炸了毛,狂奔回自家的草窝,把嘴巴里的鱼往地上一丢,小心翼翼的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这条鱼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初见时光亮的鳞片也黯淡了许多,龙文章唏嘘的喵了一声觉得可惜,他刚刚才有点喜欢这条鱼了,他随即低头刨了刨爪子,心想死了也好,正好给他当饭吃。
“给我水。”
那条鱼突然又开了口,龙文章猛然跳起来左右看看,四周都是泥地哪有什么水,好在刚刚下过雨,坑坑洼洼的有不少水坑,他犹疑的把鱼叼起来丢进水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有了水的鱼一下子变得夺目起来,身上的鳞片流光溢彩看起来真好吃——他现在又饿了。
“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这条鱼在水里游了一圈浮出水面盯着龙文章,语气严肃认真。
龙文章喵了一声,看着他颇为诚恳的:“我饿了,我想吃你。”
那鱼却忽然恼怒了,尾巴一甩,精准的甩了龙文章一头水花:“除了这个!”
“那……没有了,我只是饿。”龙文章不得不缩起身子,前爪胡撸自己的脸。
鱼烦躁的在水里游了两圈沉到水坑底下再不出来了。龙文章讪讪的看了一会儿,掉头去扒拉垃圾桶,那天他饿到睡着以前才想起来他原本今天该吃鱼的,不过这样也挺好的,然后当晚他做了个吃鱼的美梦。
龙文章是被饿醒的,他醒过来的时候晕晕乎乎的感觉眼前是满天的小鱼,然后他又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小鱼不见了,饥饿感也没了。
“我说爷,您这又是几天没吃东西呐?”孟烦了的声音阴森森的响起来,间或夹杂着几声拍水声。
龙文章不理他,闻着味找着孟烦了给他带的小鱼干狼吞虎咽。
“您这是真打算修仙?”孟烦了趴在水坑边,又拍了一爪子水花,龙文章突然想到了什么,冲过去把孟烦了挤开:“烦啦,你干嘛呢!”他这么说着,探头看水坑里的小鱼,小鱼安安静静沉在水底半点理他的意思都没有,还好没事。
龙文章松了口气,把最后一个小鱼干慢条斯理的吃进肚子里舒服的打了个滚:“我怎么就不能修仙了?”
孟烦了踩着猫步竖起尾巴走来走去:“切,就您这德行,您说您这要是修了仙,是猫仙还是狗仙?”龙文章打小被母狗养起来,还有个狗兄弟,平日里也总带些狗的习惯,不伦不类的总叫孟烦了抓着损。
龙文章一个猛扑压在孟烦了身上,拍他的脸:“小瘸子,管他猫仙狗仙,反正是个仙,别太拘泥于形式。”孟烦了不耐烦的挣扎,从他身下爬出来:“呦喂,您这么通透,快去把内鱼吃了就成仙去吧。”
龙文章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什么鱼?”
孟烦了嗤笑一声,抬起前爪露出尖锐的爪子:“您养水坑里的鱼呗!看样子,大小是个鱼仙。诶,我说您跟我这装什么,小太爷又不抢你的。”
龙文章瞅了瞅小鱼又看了看孟烦了:“他是鱼仙?”
孟烦了见他是真的不知道,恨铁不成钢的喵了一声:“得,您甭管了,反正吃了就好。”
龙文章趴下了,后腿往前胡撸自己耳朵,犹犹豫豫的开口:“我喜欢他。”
孟烦了一下子就给他气笑了,咧开嘴露出尖牙有些狰狞:“我说您一小猫妖学人玩什么虐恋情深,您可是一只猫!猫吃什么?吃鱼!嚯!您这什么毛病。”
龙文章往地上一赖:“我不管,我就喜欢他!”
孟烦了烦躁的用爪子刨了地:“您知道他叫什么,家住哪,今儿仙龄几岁了么?您什么都不知道您喜欢他什么?”
龙文章一个咕噜站起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欢快的跑到水坑边,拿爪子拍水:“小鱼,我叫龙文章,你叫什么。”
小鱼在坑底晃悠两圈,看着这张猫脸不屑的吐出两个小泡泡:“虞啸卿。”
龙文章得了回答乐颠颠扭头冲孟烦了喊:“我知道了。”
孟烦了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饿死你得了!”然后扭头就走。
龙文章才不理他,蹲坐在水坑边看着虞啸卿发呆。
如今有了虞啸卿,龙文章收了性子不再四处撒野,每天早晨出门,晚上回来,还把自己舒舒服服的草窝也挪到了水坑边,虞啸卿却一次也没有探头,他们之间最多的对话就是:
“你送我回去吧,在这里我会死的。”
“我会给你吃的,对你很好。”
“……”
再后来,龙文章有些难过的发现虞啸卿开始掉鳞片了,他还是安安静静的在坑底沉着,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姿势,可是很容易就看出来他的虚弱。
“你浮起来,我带你回去。”
虞啸卿在水坑里转悠两圈像是确认他的话,然后慢悠悠的浮到水面上,龙文章说:“啸卿,我真的喜欢你。”然后叼起他狂奔到水塘把他丢了进去。
虞啸卿在池塘底下想了很久,他睡觉的时候都能梦见那几天他在水坑里看见的画面,蓝盈盈的天和一张欠揍的猫脸,更欠揍的是那只猫说喜欢他。虞啸卿为此苦恼了好几天,他的叔叔终于看不下去告诉他,这叫羁绊,猫救了他,他要报恩。
虞啸卿无奈的吐了好几个大泡泡,那只猫只想吃了他,罢了罢了,就当是欠他的。虞啸卿这么想着,视死如归的浮上水面,龙文章端端正正的蹲在水塘边,看见他就笑起来,虞啸卿觉得这个笑格外恼鱼,尾巴一甩又溅他一脸水。龙文章便委委屈屈的抬爪子捂着脸,例行告白:“我真的喜欢你。”
虞啸卿于是吐了一连串的泡泡:“那你吃了我吧。”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