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宜言饮酒【时光x乌鸦】

Young and beautiful
一。
咖啡。
龙文章不喜欢西餐厅,习惯了夜店酒吧的吵吵闹闹,西餐厅的雅致安宁和他格格不入,那些精致的甜点在他眼里是中看不中吃的垃圾,几十元一杯的咖啡还比不上路边小卖部几块钱的碳酸饮料。何莫修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直避免带他去西餐厅,然而……下雨天留客。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大雨和孤零零的西餐厅,何莫修选择了后者。
龙文章从进入西餐厅以后就没了表情,说不出高兴也不能说不高兴,嘴角习惯性勾起很讥讽的笑意,何莫修看着他有些紧张,仔仔细细的翻过菜单想点一个龙文章不会特别讨厌的东西。龙文章懒洋洋的坐在对面看他着急,翘着二郎腿偏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两杯蓝山咖啡。”最后何莫修听到龙文章平淡的声音,要了两杯蓝山咖啡。服务员很快就拿着菜单走了,何莫修看着对面的龙文章两手紧扣放在桌前没话找话:“呃,其实我很想试试醇正的蓝山咖啡,他是……”龙文章打个哈欠挥手打断了何莫修的滔滔不绝:“我知道。”龙文章是真的知道蓝山咖啡的相关信息,可具体为什么会知道,他也记不清了,只是恍恍惚惚记得有人耍宝似的跟他说过。
咖啡很快就上了桌,何莫修正打算提醒龙文章加糖就看见龙文章拿起杯子灌了一大口,吓得他赶紧给龙文章倒了一杯冰水漱口。龙文章皱着眉喝一口冰水,低低骂了一句:“呸,真难喝。”即使用冰水漱了口,唇齿间依旧留有咖啡的苦涩和香醇,龙文章捏着杯子低下头,隐隐约约记起一些再现在看来已经是很遥远的片段……

“你迟到了。”少年敲击着桌面很不满的语气却笑意满满。
龙文章抬手摸了一把刘海下的汗,把背上的吉他放到沙发上坐下,翘着腿耸耸肩:“又不是我想的,谁知道乐队训练突然延迟了。”
少年没说话,勾起的嘴角满满的不屑,龙文章看他伸手推过来一杯咖啡,热气混着香气直直扑他脸上,氤氲成一团模糊的雾气,视线不清,只听到他说:“呐,请你喝最贵的咖啡,可别浪费。”
龙文章兴趣寥寥的扒拉着杯沿,很是嫌弃:“你搞什么,这东西也能喝啊?”
“怎么不能喝,蓝山咖啡,咖啡中的极品……”少年不带感情的普及了一串知识,末了加一句,“你不懂的。”
“切!”龙文章撇撇嘴看着他一脸不屑,“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懂咖啡了?”
对面的人拿起一本菜单砸过来:“不久,就刚刚,菜单上写的。”他说着往后一仰大大咧咧的靠着沙发,满满的张扬。
……

“文章?”何莫修的呼唤把龙文章从那些细碎的回忆里惊醒。龙文章抬头看他一眼,正要开口,又看他一脸的担心,骂人的话都咽回肚子里,挑挑眉突然站到沙发上,迈着长腿踩上桌子,漂漂亮亮的一个转身,跌坐到小何身边。面色平静的凑过去趴小何肩头,从喉咙里挤出一个懒洋洋的音节:“恩?”小何紧张的看着他,刚刚龙文章的动作吓了他一大跳。龙文章就喜欢逗他紧张,看他这样便满意的坐直了,扭头看窗沿上溅起来的水花,恍惚的想,那个动作是谁也同样做过的?

龙文章百无聊赖的翻看手里的菜单,然后又轻轻阖上把它丢开,西餐厅的东西太过精致,提不起他半点兴趣。对面的少年还在和菜单计较,好一会儿才愤愤然的合上:“什么鬼地方,连煎包都没有?!”
龙文章嗤笑一声:“你挑的好地方。”
少年仿若未闻,顾自和这家店闹脾气,几次碰壁后,猛的甩出了几张大钞,看那个经理点头哈腰的离开才转过头看他,笑了一下又冷哼一声。
龙文章摇摇头对于他这种无理取闹的任性脾气表示鄙视:“花好几倍的钱去买街边摊上的东西,傻啊你。”
少年闻言挑眉,突兀的站到沙发上踩着桌子跌坐到他身边,长臂一揽把他带到怀里,笑的得意:“我有没有告诉你,这个餐厅是我家的?”
龙文章从他怀里挣脱,把自己的吉他拿开了些防止被他压坏,撇撇嘴没有回答。
……

龙文章回过神,外面的雨势还没有变小的意思,西餐厅的音乐对他来说就像催眠曲,大大方方的伸个懒腰,又拍了拍小何的腿,龙文章一点也不犹豫的趴他腿上睡了过去……

二。
吉他。
芦焱认识的时光,阳光又阴郁,美好又残破,时光就像一个调和剂,这世上所有对立的词用在他身上都会变得和谐而自然。芦焱见过很多样子的时光,但无疑都与音乐无关,甚至于芦焱一直觉得,时光是不喜欢音乐的。因此当时光拉着他冲进全城最好的乐器行买吉他时,芦焱实实在在的讶异了一下。
“我以为你不懂音乐,更不会学什么乐器。”芦焱看着认认真真选吉他的时光忍不住出声揶揄。
“我确实不懂音乐,也不会弹吉他。”时光修长的手指按在琴弦两侧从1品滑倒14品,他选琴的动作生疏而又老道。
芦焱偏头看他:“可你看起来很懂吉他。”
时光摩挲琴弦的手突然顿住了,他举起吉他逆着灯光抬头端详,眼里全是迷茫……

记不清原因的混战,无辜被殃及的少年,失手弄坏的吉他,时光看着眼前这个发着狠,一次次冲上来和他打又一次次被他撂倒的人,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点。
……
“为什么不要?”时光抬头看过去,抓着脚边的吉他,神色平平。
对面少年坐在天台的围栏上,晃悠着一只脚,闻言耸耸肩,干净利落的跳下来手指滑过黑色的吉他琴盒:“这把吉他不错,但不适合我。”
时光不耐烦的把吉他丢他怀里:“这是最好的吉他。”
那少年抱着吉他翻了个白眼:“你痴线啊,最好的又不一定最合适。”
时光撇撇嘴不再说话,抓着他的手往外走。少年挣脱不得:“衰仔!松手啊!你搞什么?!”
时光松开手看他一眼:“买吉他。”
……

时光举着吉他的手终于有些酸了,他把这把吉他丢给琴行的师傅处理,扭头看着芦焱:“以前一个朋友教的。”
吉他的调试和包装很快就收了尾,时光有些粗暴的抓过吉他甩到背上,拉着芦焱回刚刚去过的广场。芦焱安安静静的跟在时光身后,看他背着吉他在广场里走来走去的搜寻着什么,结合今晚最开始的遭遇猜测道:“你在找那个卖唱的大学生?”
时光扭头看了芦焱一眼,放慢了步子,点点头:“对。”
芦焱便笑起来,时光的思维总是这么跳跃:“为什么?你看起来没有那么喜欢他的歌。”
时光四下里看了一圈,停下了步子:“我想听他唱完那首歌。”
芦焱有些讶然的看着时光,在他的记忆里,时光从来没有安安静静的听完过一整首歌。时光没理他埋头往前走,数着步子……

小小的琴房仅有一台电风扇咿咿呀呀的卖力工作,炎热在扇叶间缠绕逗留又顺着风力扑在人的身上。时光抬手抹了一把汗,靠着墙看坐在椅子上认真练习的少年,看他抱着吉他,火热喧嚣的摇滚音乐从他口里炸开,汗珠自他眉梢滑落,晶莹成滴。
“你没必要在这陪我。”激烈的歌声戛然而止,变作少年特有的清朗声音。
时光探手去拨弄电风扇,企图让它的风再大一些:“没处可去。”他说着拍了一下风扇,“什么鬼琴房!”少年抱着吉他轻笑一声:“你可以回你的空调房爽快。”
时光点点头摆出严肃的样子看着他:“要想成功就要学会享受苦难——”少年嗤笑一声正要开口,时光又继续说道,“都是屁话!”
“衰仔。”少年摇摇头抱着吉他浅浅的拨弄琴弦,刚刚那首唱了一半的摇滚音乐被他丢在一边。他低着头轻声吟唱,是时光听不懂的英文歌,细腻的嗓音浅浅的滑过时光心头,有些发痒又无比享受。刘海遮住了少年的眼睛,时光安安静静的听他唱歌,想象他眉眼带笑。
……

“我听不懂那首歌的意思,”时光突然开了口,“我要想知道。”
芦焱偏过头看着时光,笑的温和,对于时光这没头没脑的解释,没有继续追问什么。时光紧紧的抓着芦焱的手,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过身把自己砸进芦焱怀里:“我们回家。”
芦焱抱着时光哭笑不得:“不找了?”
时光站直了看他把吉他往地上一丢:“以前也不知道意思,现在也不用知道。”

三。
情书。
龙文章睡的并不安稳,梦境和现实的交织让他觉得有些头痛,恍惚间他看见何莫修低头看他,眼里带笑满满的宠溺,那双修长的手轻柔的按捏着他的太阳穴。他翻个身,抬手搂住何莫修的腰,让自己睡的更加舒服,何莫修轻轻顺着他的背:“睡吧。”
窗外雨声未停,龙文章沉沉睡去。那遥远的记忆里是谁也曾轻轻的告诉他,睡吧……

树影斑驳印在少年脸上打下细碎的光影,龙文章把吉他放在一边,坐下来的时候正好和他肩靠着肩。
那少年突然翻个身,上半身探过来,两个人鼻尖对着鼻尖,呼吸纠缠。龙文章不自在的红了耳尖,动了动手,终究不想推开。
“秀色可餐?”那少年突兀的笑起来,把一叠五颜六色的纸丢在龙文章身上,又翻身坐了回去。
龙文章莫名的有些恼怒,那些花花绿绿的纸小巧精致,正是其他人给他的情书:“搞什么啊?”龙文章愤愤然的把东西丢回去。
“你不要?”少年捏过一张纸,语气平平仿佛早就知道这个结局。
“你想要就拿去。”龙文章斜他一眼歪头靠着树不去看人。
“太硬了。”那少年摇摇头说了这么一句话,龙文章起身看他,看他把一张纸撕成两半,几个翻折就做出一个纸飞机。太硬了,不好折?龙文章突然想笑,又听到那人玩笑似的话语,“如果是你写的情书,我可以考虑要。”
龙飞凤舞的在人手心写下“我喜欢你”,最简单直白的四个字,蕴含了多少犹疑的情感。龙文章发愣的看着那四个字,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少年的手还摊在他的掌心,掌纹清晰带着薄汗。龙文章不自在的笑了两声:“怎么样?”少年耸耸肩把手缩回去:“你该练字了。”
这不是龙文章想要的回答却让他莫名的平稳了心情,阳光透过树缝照到他眼里,有些刺眼,他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往少年肩头一靠,睡过去的时候他看见少年用那些情书单手折着纸飞机,又一个个丢远,他听见那人轻轻的安慰:“睡吧……”
……

时光……
龙文章从梦中惊醒,刚刚梦中所见忘了大半,只是那个遗忘了很久的名字,清清楚楚在脑海里回荡。何莫修被他靠的麻了半边的身子,却还是张罗着给他倒水,喋喋不休的说他应该注意身体,不要熬夜。龙文章看着忙忙碌碌的何莫修,凑过去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吵死啦。”窗外的雨终于停了。

四。
亲吻。
时光拉着芦焱在人群里穿梭,街角的一对情侣正在相拥接吻,一个不热烈的吻,因为对对方的喜爱变得甜蜜。时光脚步不停的从那对情侣身边走过,微微流动的空气滑过他的唇瓣,极轻极重……

骤然变黑的广场让时光下意识的抓住了身边少年的手。“我们……”想和他离开的话被扩音器打断,时光听着扩音器的内容,脚步停在原地再也不能继续。“在黑暗里亲吻身边的人”,这个和他无关的活动在此刻充满了吸引力,捏着少年的手微微发紧,手心生出薄汗。
记不得是谁先主动,十指相扣,四片唇瓣轻轻擦过,带着微微的颤抖和小心翼翼,黑暗里不知道是谁的心跳骤然加剧,又静默无语。
“这只是个游戏对吧。”
“大概吧。”
……

龙文章……
时光抬手遮住眼睛,这个名字翻到心头的时候,让他没来由的想哭。芦焱安安静静的站在时光身边等他说话,他知道时光一定有话要说。
时光放下手,看起来和往日没什么两样,他扯出一个笑脸:“芦焱,我以前有个朋友。”芦焱抓住他的手握在手心里,闻言点点头。
时光又继续开口:“有一天晚上,我和他走在路上,然后他不见了。”时光耸耸肩,说完这句话,平淡的语气好像再说一件不相关的事。芦焱看着他叹口气,伸手把时光按在怀里。时光难得的乖顺,抬手回抱着芦焱,久久不语。

五。
搬家的消息来的太过突然,时光在和龙文章说这件事的时候,自己都觉得不真实。第二天一早的飞机,他甚至来不及和龙文章一起去学校把昨天他们恶作剧的机关拆掉。
街灯把他们的背影拉的很长,走到小路尽头的时候,时光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喊了龙文章的名字:“文章。”
龙文章笑了一下又重归寂静,抓着背包的手紧了紧,喉咙里挤出来一个单音节:“恩。”
“我走了。”时光看着龙文章,张了张嘴,最后只说出这三个字。
“哦,好。”龙文章觉得喉咙发紧,好半天才挤出两个字。
没有以后联系,没有后会有期,甚至于询问对方的去处都没有。他们的分开就像相遇那样突兀而且自然。
时光一个人往回走,耳边响起龙文章以前唱过的英文歌。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

也许,他都懂……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