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何龙】柴米油盐

一。
何莫修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距离他们家标准的晚饭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一想到家里的那只乌鸦很有可能饿了一个小时他就手直哆嗦——因为心疼。自从他们俩在一起以后一直都是何莫修掌勺乌鸦负责吃,因此当他开门发现桌子上一溜的好菜时脸上的表情无异于被雷劈过,乌鸦正端着一盘青椒肉丝从厨房出来,看见何莫修也不多说什么,把菜放在桌子上淡淡说一句:“个衰仔,还愣着干什么,吃饭啊!”何莫修走快几步到乌鸦面前有些热泪盈眶的感动颤抖着下唇语无伦次:“是我回来太迟了,太麻烦……不,我真是太感动了。”龙文章被他弄的有些莫名其妙:“有什么麻烦的,楼下饭店的外卖而已啊。”他说着转身去了客厅沙发,留下何莫修一个人在原地僵硬成石。何莫修叹口气老老实实的坐下来吃饭,眼睛却不住的瞄向在沙发上无聊丢球的龙文章,视线从他的头顶刘海一路看到削瘦精致的脚踝,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何莫修回国的时间不算长,虽然已经可以用比较标准的国语流利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但对于一些成语的理解到底不太深刻,可就在他破天荒的去盛第三碗饭时,他觉得自己突然理解了什么叫做秀色可餐。说起来他和龙文章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情侣之间该做的事都做得差不多了,就算是床上的事也该亲的亲了改摸的摸了,偏偏那临门一脚就是进不去。想到这小何就觉得幽怨。

二。
何莫修和龙文章的第一次,在何莫修刚刚告完白的那个晚上。老实说何莫修那天是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去的,并且听从了高昕的建议特意把扎人的红玫瑰换成了一盒黄油曲奇,防止乌鸦一时兴起拿花砸人导致毁容的惨烈后果,连台词都从“接过这束花你便是我的爱人了”改成了“吃了这饼干你就是我的爱人了”。乌鸦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小何甚至觉得他其实是有些高兴的,毕竟他听到以后没有一把掀翻整盒的饼干,而且一个一个玩一样的当飞镖往小何身上各个地方砸,直扔到只剩下他手里的最后一块饼干才停下,何莫修后来说乌鸦那个时候一定害羞了,因为他脸色比平时更加红润了一些,可乌鸦死不承认。总之那天乌鸦拈着最后一块曲奇把小何骂了一顿然后耍帅似的把饼干整个丢进嘴巴,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咳嗽,小何说你要掩饰害羞也不能这样,然后被乌鸦拿饼干盒砸了一脸。吃了饼干确定了关系过程虽然曲折,结局却很美好,此后更是一切顺利,一起下班,一起吃饭,然后心血来潮看电影,两个人在电影院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决定同居,因为他们俩只有小何有自己的公寓,连讨论去谁家住的步骤都直接掠过。要说那天实在是一帆风顺,何莫修觉得这辈子的幸运值都挤在那一天花完了,估计也就是因为花完了,那天睡觉时才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龙乌鸦住到何莫修家属于在电影院没睡醒一时冲动的决定,等真到了何莫修家里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虽说何莫修贴心的给他翻出了睡衣内裤并且再三保证都是全新没用过的,可他总觉得自己身上环绕着一股何莫修的味道挥之不去叫他没来由的不自在。何莫修住的是单身公寓,房间布局完整却只有一张床,两个人才确定关系就睡一张床心里都有些别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几次擦撞难免起火,何莫修在国外时间久对于一些事一向比乌鸦看得开,忍了忍没忍住,翻个身压上去捧脸就吻,龙文章倒是挣扎了,只不过他的挣扎就是抱着小何打个滚把两个人位置换了一下。小何心想,龙文章这么骄傲一个人愿意和他一起他就很高兴了,至于上下问题他倒不纠结。可是过了好久才发现,龙文章就只是亲吻而已,小何偷偷睁开眼,看他略带尴尬的表情恍然大悟,龙文章一向不屑于这种事情看过也不清楚,此刻除了亲吻便不知道下面的动作,何莫修没来由的想笑,一个翻身又把龙文章压身下,国外有青春教育课,对这个,何莫修比龙文章知道些,不等龙文章出口阻止,他便使劲撩拨起来,然后……他也停了,显然国外的青春教育课也没有讲两个男的该怎么做,两个人都已经被弄的有了反应,此刻不尴不尬的停下来面面相觑,最后互相安慰一下便洗洗睡了。

三。
何莫修回过神,手里的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龙文章早就从沙发里坐起来摆弄着他的魔方,何莫修想说魔方不是这么玩的,想了想还是忍住了,龙文章此刻坐在沙发上弯着腰专注于手里的魔方,灯光勾勒出他美好的背部轮廓,何莫修不由得看直了,忘记碗里没饭,机械的重复吃饭的动作。他突然想到他和龙文章的第二次。

四。
第一次的失败让何莫修记忆深刻,俗话说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从那天起,何莫修便开始大量了解这方面的资料,充分发挥他学霸的潜质,在这方面成了半个专家。理论有了便是实践,可这要做了就是他们的第一次,何莫修坚持要选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机会,一等等了四个月——也没等到。后来有一次两个人回家中途下了暴雨,将两个人淋的透湿,龙文章平日喜欢穿宽松的衣服,此时淋了雨衣服紧紧贴着身子,勾勒着他美好的线条,隐隐约约露出衣服下的春光,何莫修不知道哪来的邪火,一下子就把龙文章压到了沙发上,不自觉想到书上的东西,卖力的亲吻撩拨,吻够了才停下,看着身下的龙文章发愣,一个劲的道歉,龙文章被撩的火起,看他这样也是一愣,恶狠狠的骂一句自己凑上去亲吻,两个人渐入佳境,衣服鞋子凌乱的丢了一地,何莫修看前戏差不多了,打算最后一步,伸手一摸……居然没有润滑油!许是他懊恼的表情太明显,龙文章直接抱着肚子笑到地上,于是第二次,就这样不了了之。

五。
何莫修拿着空碗站起来,筷子被他咬的一个一个牙印已经不能用了,耐着性子收拾完桌子,出来看见龙文章正在拆魔方,小方块零散的堆在桌子上。何莫修走上前,龙文章扭头看见他第一个动作是拿报纸盖住零散的魔方格,又觉得不对劲,梗着脖子:“看什么啦,是它自己不结实。”“……”何莫修想说我都看见了,想了想忍住没说,一脸严肃的看着龙文章,十指交叉放在小腹那里有点点紧张:“那个,不早了我们睡吧。”龙文章一脸奇怪的扭头看墙上的挂钟,7:11还早得很:“你痴线啦,这么早睡什么觉啊?!”
何莫修耐着性子继续引导:“他这个,睡不着还可以干很多事情的。”龙文章不耐烦的扭头拒绝接受他的思维,拿起遥控器调到了军事节目。何莫修瞪着他,忍无可忍的把他扑倒在沙发上,龙文章气的拿遥控器砸了,一不小心砸狠了,何莫修嗷的一声惨叫抱着头滚到地上,龙文章手足无措的把遥控器丢到一边蹲下来给他揉头,看他是真的痛,急的带起了隐隐约约的泪光:“衰仔,你别吓我啊!我没很用力啊!”何莫修缓了好久才缓过来,头上鼓起一个大包,龙文章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何莫修一把扑过去抱着他的腰,可怜兮兮的瞅着他,龙文章看着他头上的大包皱眉,没有挣扎乖顺的给他抱了。何莫修颠颠一笑,拉着他去了卧室,翻箱倒柜的找出来润滑油,献宝似的冲龙文章晃晃。龙文章被他的笑脸闪了一下,这才明白他刚刚的意思,看着他的头有点担心,却到底没说出拒绝的话。

七。
老老实实的帮忙清理了身子,何莫修抱着龙文章一脸满足,探过身贴着龙文章的耳朵一口气用十二种语言说了“我爱你”,龙文章没有听完就睡了,睡过去的还骂一句啰嗦。

——————
你问我六去哪里了?
……他还在小火慢炖中x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