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婆娑【双龙】上

佛说一切皆是痴念 放下也是缘
你已是百年前 过往一段云烟
我愿意用忘却成全 来生再相见
来到奈何桥边 端起孟婆半碗 一刹那前世的缠绵 历历在眼前
隔世的灯火几阑珊 谁在踏乐翩然
又是谁站在小河畔 回首看不穿
                                                       ——《婆娑》

一。
沧源一向少雪,偏今年不同,鹅毛似的大雪连下七天,白色淹没了整个沧源,被雪埋垮而死的人带起浓厚的怨气鬼气,夹杂在凄厉的寒风里阴气森森,助长雪势,两者因果循环往复不停,生生将原本平静的沧源化作一片鬼地。异象叠出很快就引起各路修士的注意,纷纷动身前往沧源,只为了那传说中那呼气成雪的异兽,百里渡亦在其中。
修仙的人从来不在少数,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修仙的路子也一向有异,百里渡家便是最典型的一例,他们家一向不讲究找寻什么仙丹妙药,神兽妖兽,只是用招魂安魂用以积德,是以自此百里渡随和旁人一样涌向沧源却完全不打算和其他人抢什么异兽。此刻已到午时,分明是阳气最重的时候却阴风阵阵凉入骨髓,百里渡丝毫不觉,闲庭散步一般在这雪路上走。他到底没能继续闲适下去,远处传来的孱弱叫声,百里渡提气纵身几个点地便到了声源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生的好相貌,雪肤乌发明眸皓齿,身上裹着寻常人家里穿不起的皮裘一身打扮都金贵异常即使此刻跌倒在雪地上弄的满身狼狈也不能掩去那通身的傲气。
那少年应该刚受伤不久,外流的血还没来得及结冰,许是没想到他真的能够叫到人来,那双大眼睛在看见百里渡后毫不掩饰的盛满了惊喜:“喂,你快过来!”
百里渡听到那少年说话,古怪得挑了挑眉,心想:这人看起来傲气,说话也傲气,明明是他受了伤有求于人,语气却如此生硬,当真是个世家公子,目无下尘。可看他眼里透明干净,又不是那些作威作福的公子哥,现在救他倒是不麻烦,可若不欺负欺负他就太可惜了。
百里渡这么想着走上前蹲到那少年面前,一派笑意的伸手在他伤腿处捏了一下,满意的看到他因为疼痛而微微皱起的眉:“还好,没伤到骨头,只是……”那少年没听他继续说咬着牙冲他挥挥手,怒视着他:“谁叫你看这个啦!废话这么多。”百里渡被他抢白一阵,愣一下觉得愈发有趣起来,又挂上笑脸扭头就走:“那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他走的很慢,少年的声音却始终没有再响起,心里叹口气又折返回去,那少年见他回来不言不语只是看他,神色傲然,百里渡撇撇嘴做个怪模样:“得了,我算是输给你了,你腿伤了不能走路,上来吧我背你回去。”他说着蹲下身,那少年看他一会儿终于乖乖的上了他的背,刚刚百里渡看他裹着皮裘背到身上才发现这个少年实在是削瘦的可以,背在身上居然也没什么分量。
“你叫什么名字?”百里渡背着少年在雪地里行走目之所及一片茫然的白色,实在无趣。
“干什么?”少年此刻软绵绵的趴在百里渡身上,皮裘的毛边挨着百里渡的脖颈毛茸茸的舒服,他被百里渡救了,可依旧警惕的很,听到百里渡问他名字,立刻反问。
百里渡看他这个反应大笑起来,把他往上拖了拖,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小公子,我救了你,背着你在这雪地里走,你难道不打算表示表示?”说着他又换了一副猥琐的笑脸,“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小公子不愿意告诉我名字,难不成是打算出了雪地便走,白叫我这么辛苦?”
那少年自小锦衣玉食受的礼教里只道施恩不图报,如今一席话叫他愣了许久才回过神,看过去的眼神里明显带上了鄙夷,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龙文章,龙凤的龙,锦绣文章的文章,你呢?”
百里渡得了答案笑嘻嘻的扭头看他一眼:“真巧,我也叫龙文章,一字不差。”龙文章一怔:“真的?”百里渡看他当真了,哈哈大笑。龙文章此刻才明白过来,顾不得腿上有伤便甩脚踢起来,百里渡抱紧了他,由他不痛不痒的踢着,两人这般吵吵闹闹一路向前。

二。
龙文章的腿伤虽然不严重,可沧源天寒地冻对腿伤极为不利,百里渡哪里敢叫他走路,因此这一背就背了大半个月。寻常日子里百里渡出门安魂,身上背着尚未睡醒的龙文章,一路颠簸。龙文章醒着的时候一向趾高气扬,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客气,偏偏睡觉的时候,又乖顺的像只猫,百里渡觉得有趣最喜欢在这时候占他便宜。龙文章的皮裘毛边厚实本就遮了他大半张脸,再加上他靠着百里渡的背,旁人看过去只知道百里渡背了个人,至于是男是女却全然看不出,偶尔有相识的问起来,百里渡便扭扭捏捏的装作害羞模样说这是他小妻子。龙文章哪里知道这些,困极的时候无论谁和他说话都只是点头而已,因此这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却让大半人知道那个奇葩招魂的百里渡有了个小妻子,看着穿着恐怕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子,真是好福气。
龙文章因为腿伤敷了药药性发作时大半时间都在睡觉,醒过来的那小半时间都用来和百里渡打嘴仗。修仙人士注重外表,哪一个不是仙气飘飘,可百里渡就是不一样,一袭粗衣麻布全无半点仙气,每回龙文章见他招魂总忍不住念几句:“你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个江湖骗子,一点也没有修仙的样子。”
百里渡闻言笑嘻嘻的扭头用下巴上的胡子去蹭龙文章光滑的脸蛋:“怎么不像?哪里不像?你们啊就是太看重外在,须知修仙这种事该修本心,只穿几件衣服谁人不会?”
龙文章觉得这话在理沉默一会儿又幽幽开口:“你怎么不内外兼修?”
百里渡背着他往前走脚步不停:“没钱。不如小公子赏我点零钱花花?”他说这句话带着五分的猥琐,果然让龙文章皱起眉,但想象中的打骂却没有来。
龙文章趴他背上皱着眉,良久叹口气:“我没钱了,等我有了钱就给你置办一身好衣服。”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极低极轻,百里渡费了些劲儿才听清楚,正要开口又被龙文章一巴掌糊在脑门上:“闭嘴啦!衰仔!”百里渡一愣想说我没说话,话未出口又被龙文章面上奇怪的淡红噎了回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龙文章看他笑,急起来:“你笑什么!爱要不要!就当我谢你这几天照顾我。”百里渡便笑的更欢,托着龙文章的手往上抬了抬,让他趴的更舒服些:“要要要,怎么不要?!不过小公子,我背了你这么多日子,就值这身衣服啊?”龙文章出身大家,平日里若有人拿了他的赏赐高兴还来不及,哪有这样讨价还价的,一时间有些讪讪说不出话,百里渡见他不说话就顾自摇摇头唱起来歌,他唱的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龙文章懒得听歌药效上涌很快又睡了过去。
龙文章和百里渡在沧源待了一个月才离开,大雪早就停了,积雪却未消,走起路来打滑的很,百里渡习惯性的去背龙文章,龙文章犹豫一下还是趴了上去。这时候那传说中的异兽被确认是假消息,多方修士陆陆续续退出了沧源,百里渡背着龙文章在路上走着,也有人前来搭话,看见龙文章也不奇怪,修仙的没这么在乎世俗礼教,两个男子成为伴侣也不少见,只是好奇顺便上前贺喜。百里渡心里说要糟,又隐隐约约有些期待。龙文章见了两个人才知道在他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劲的踢着百里渡嘴里骂着无赖混蛋衰仔痴线,却绝口不提要下来自己走,百里渡突然明白了什么,故意癫了一下吓得龙文章一下子搂紧他的脖子。
龙文章从不告诉百里渡他要去哪里,百里渡也不问带着龙文章在这大好河山里胡乱闲逛。两个人吵吵闹闹互相作伴,一走就是大半年。这大半年里两人不问世事,直到下山才发现人间帝王已然换了一个,两个月前文帝驾崩,原本如日中天的太子突然被废,登上帝位的竟是齐王。听到消息的时候,百里渡正和龙文章在路边小摊喝粥,龙文章手一抖打翻了粥碗,白色的粥顺着桌角滑落弄脏了龙文章大半的衣物,百里渡隐约觉出些不祥来。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