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邻家兄弟二三事

No.15 关于转校生
小镇不大,事情也少,因此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就可以传上好几天。最近在镇中传的最多的无非就是前几天乌鸦去找四道风打架,结果被人一拳撂倒,最后被隔壁班和他同名同姓的死啦死啦背回去了。这事其实挺简单,可一经传播就变得复杂起来,比如为什么他们班打架,隔壁班死啦死啦就正好路过?这乌鸦好好的怎么就去找四道风拼拳头了?可唯一从头到尾都参与的烦啦在乌鸦的威逼和死啦死啦的利诱下闭了嘴。这样一来,这件事彻底成为近几日的热门,茶余饭后总有人说起。两个当事人对此倒没什么说辞,死啦死啦照常上课活动,只是偶尔听人说起来时笑容带点不寻常的深意,至于乌鸦……如果你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就等着被他用弹弓招呼吧。
不过再热门的话题也会成为过去,当一向安宁的小镇里,突然驶入各色车辆时,精通八卦的各位很快就嗅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味道。这让当了多天热门人物的乌鸦心情难得的愉悦,因此当他经过隔壁班听见不辣要麻他们讨论这件事时,一向不屑于八卦的他也多嘴说了句:“听说是有人要搬进来。”众人闻言抬头,又在看见乌鸦的时候变作目瞪口呆的表情。乌鸦被看的有些讪讪,抬手摸了摸鼻子,嘟嘟哝哝的走开了。不辣最先回了神:“王八盖子滴乌鸦转性喏!”早晨闹剧这便算落了幕。
可这事儿没完,下午的时候闲的无聊的众人又说起这件事,烦啦正巧从办公室回来,抱着一摞厚厚的资料,气喘吁吁的往桌子上一拍,不及抹汗就凑过去开口:“这事儿,小太爷,门清!哪就你们说的这玄乎,他不过就是……”烦啦说到这就不说了,眼睛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满意的看见大家好奇的目光,抬手敲了敲桌子上的资料,“呦喂,我这胳膊可有点疼了。”迷龙闻弦音而只雅意,骂句瘪犊子玩意儿,扭头指挥着豆饼帮忙去发资料。烦啦一撸袖子,笑起来:“小太爷昨儿出门的时候,你们猜我看见谁了?熟人啊!”烦啦一敲桌面,直起身一抚衣袖:“小太爷这还有事儿,你们忙,我奏先走一步。”“不是,你等,等会儿,话没讲完呢,你走啥玩意儿啊?”迷龙瞪他。烦啦嘿嘿一笑:“过会儿,过会儿奏知道啦!”
烦啦的过会儿果然就是过会儿,临近放学的时候消息就传了过来,镇中来了几个转校生,说是新搬来小镇的住户,但大家其实都熟,小时候还一块儿玩过。一帮人翘了最后一节自修课悄摸摸的溜出来看好戏,被死啦死啦逮个正着,然后死啦死啦以监督为名跟着一块儿摸了出去。新生到校总要去校长那报个到,死啦死啦就领着他们守在校长室附近就的花坛后边。也是赶巧了,一帮人才到那不久就看见另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挤出校长室。打头的两个由为显眼。“娘扎蛋滴双胞胎呦。”不辣愣愣的看着嘀咕一句,被迷龙一巴掌拍了后脑勺:“四胞胎!”烦啦切一声:“人奏没关系。”死啦死啦这会儿才插上嘴,一把揪过烦啦:“这两人谁呀,怎么和乌鸦长这么像?”烦啦白他一眼:“那个穿皮衣的叫涂陌小名时光,边上那个笑眯眯的是吴哲,小时候和姆们是同一个幼儿园的,和乌鸦张立宪像的很,那会儿是出了名的没血缘的四胞胎。”死啦死啦摸着下巴啧啧称奇,又一把把人拉过去:“还有几个呢,好烦啦,一块儿说了呗。”死啦死啦说着又把烦啦往怀里按,“走最后那个是不是你家小表哥?”烦啦伸手把自己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哪儿啊,内是芦焱,时光的竹马。和时光讲话的那个大概是门栓,另一个跟后面的叫九宫。”死啦死啦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很是敷衍的点点头,顾自思考。都是熟人便也没了继续围观的意思,一群人渐渐散去,许是人多了,迷龙前脚刚走,时光他们后脚就把这帮人提溜出来了。死啦死啦不要脸的和人打着哈哈,烦啦跟在死啦死啦身后不说话。时光冷眼看着没动作,吴哲倒是自来熟,笑眯眯的和人做了自我介绍。死啦死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凑到烦啦耳边说一句:“时光是不是你上回和我说的上幼儿园就喊爸爸别卖我的那个?”烦啦一惊,慌忙捂住他嘴,和他一样迅速的是时光的拳头,等死啦死啦捂着肚子站直的时候,只看到时光僵硬的侧脸以及远去的背影。烦啦在一边摇头叹气:“自作孽不可活,小太爷给您提个醒儿,这时光打小就是个小霸王,您下回再要说什么可得悠着点。”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