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春闺梦里人【龙虞孟宪性转,文名暂定】

高能注意,性转文,民国时期,架空。

灵感和素材来源于和我家亲亲@苟延残喘° 的对戏

下面先放人设

——————以下人设——————

虞筱卿
孟繁了看着眼前人咋舌:“我说您到底是谁呀?给个准话成不成?虞筱卿虞大小姐那是虞军长的独女,正经的名门闺秀,哪是您这样的人能装的?一股子陈年烂谷子的霉味,没有半点大小姐的样子!”
孟繁了还在说,龙玟璋却不看她了,巷子那头走过来的两个女孩引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孟繁了跟着看过去,也忍不住一呆。打头的那个正是虞筱卿,黑亮的长发高高束起扎在脑后,一道剑眉英气逼人,她没有穿寻常大家闺秀会穿的旗袍高跟鞋,却穿了一身白色骑装,除了右手上缠着的一根红色小马鞭,再无其他饰品,素净到不可思议,也漂亮到不可思议。她走过来时,步子很快但并不让人感觉她很急,每一步都稳稳当当的踩在地上,让人只能想到端庄两个字,于是孟繁了终于知道什么才是大家闺秀。

龙玟璋
龙玟璋叹口气,在虞筱卿这样的人面前,饶是她也不好再随意搪塞,因此便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我叫龙玟璋,家里颠沛的很,走南闯北的各地都到过几天。哦,您问的是我的工作啊?!”她有些扭捏的拽了拽衣角,低着头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招魂……”她说完飞快地抬头看了眼虞筱卿的表情,又立刻低头,“有时候也打打其他的零工。”虞筱卿面无表情的脸上在听到招魂两个字以后就一直不太好,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看着龙玟璋,孟繁了在一边看的着急,龙玟璋虽然相貌不差,论长相也算是个清秀可人,但着实没什么好看的,尤其是她还总喜欢故作扭捏,配着她的脸就更不能看了。

孟繁了
“呦喂,您这是做什么?抱着个篮子站这当自个儿是捧花童呢?诶,也不对,这捧花童也没您这样的,捧得菜花。”林译一听这声音就手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伸手指了半天只得离开。孟繁了看她走远了便笑一声,继续抱臂斜倚着墙,半长不短的头发垂到肩头别有一番风味。
孟繁了祖籍北平,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小心思活泛屡教不改,后来上了西学深受“自由民主”的荼毒,十六岁那年因为不肯接受家中安排的亲事,和同窗好友相约逃家游历,出城没多久就遭了山贼,装死躲过一劫却伤了条腿。此事传回去名声扫地,原先定好的亲事告了吹。孟老爷子气急觉得再没脸见人,举家搬迁到了这么个小地方。许是那年遭受非议打击太多,孟繁了此后便得了张损嘴,头发也自己剪了,彻彻底底的丢了大小姐的样子。

张俪娴
张俪娴是和虞筱卿一起来的,比起虞筱卿的干净利落,她身上穿的衣服虽然素净却繁复许多,看得出她在尽量学着虞筱卿,但举手投足间显出来的稚气出卖了她。张俪娴家经商,他父亲是遂宁商会会长,响当当的财神爷。可她身上却没有半点商家出身的铜臭和精明,反而清纯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接近。她的长发和虞筱卿一样束的高高的但发尾微卷像是刻意烫过,显出女孩子特有的娇俏。孟繁了不得不承认张俪娴长得很漂亮,尤其是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比如现在她的眼睛里满是怒火。

张迷珑
张迷珑生的浓眉大眼,模样端正,一口东北话行事作风爽利的让很多男人都自愧不如,因此是个大龄待嫁的。张老爷子倒不急,他手里有遂宁最大的车行,半生无子,凭着这家业招个上门女婿根本就不是难事。迷珑于是一直在家带到二十岁也没嫁人,她本人倒也想得开,说这婚姻大事急不得。

上官戒辞
上官到遂宁的时候身边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箱子和一个遗孀留下来的儿子。男人带孩子本就惹眼,更何况这上官长的又清秀。上官留过洋学过书,一身长衫,当真是儒雅先生。

何舒光
龙玟璋这次来的时候没看见张俪娴,站在虞筱卿身边的丫头换了一个,虽然长的也不差但比起张俪娴的灵气逼人,这个丫头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虎头虎脑。她似乎是想学虞筱卿的大气,可没学好,看起来反而就变作了孟浪。虞筱卿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突然开口和她解释:“这是何舒光,她父亲是我父亲的副官,也算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