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六一儿童节快乐

假装这是邻家兄弟二三事的番外?

孟烦了跟在死啦死啦身后打了个哈欠,神情有些恹恹的:“我说您这是急个什么劲儿?三天开了五次会,有一次有结果吗?他没有啊,要小太爷的意思,咱糊弄糊弄过去就完了,都多大了都,还过六一。”死啦死啦从前边转过来揪着孟烦了的衣服往自个儿怀里带,凑人耳边笑的一脸猥琐:“孟家小猪崽子,又想偷懒了是不是?老师说了,这次六一儿童节要好好搞活动热闹一下,不听话啊?”孟烦了使劲给他推开了,忿忿不平的看着他推门进了会议室,里面早已坐满了人就等他们俩,孟烦了一圈转过来,就觉得头疼。
镇中校长为了活跃气氛,叫他们各班班干部想个主意组织一下六一儿童节活动,虽说他们都半大不小的早已过了儿童那个时候,可是有的玩谁想读书啊,这原本是个好事,坏就坏在这个各班的班干部身上,看看这屋子里坐的人,小何,乌鸦,张立宪,迷龙……死啦死啦还有他,都是打小就认识的,又从来就不怎么对付,说起其他人的糗事,那是一桩接着一桩,往往会议刚开始没多久,一言不合就互损,从昨晚上迷龙去上官家爬墙头被人当鬼拿洗脚水泼了,到前几天孟烦了和他家老爷子顶嘴被罚站,又扯到更久远的时候,什么乌鸦小时候拿枪打大白鹅结果被大白鹅追着跑了四条街,孟烦了骗张立宪说虞啸卿不要他了,结果被嚎啕大哭的张立宪按地上一顿揍……等等事迹数不胜数,三天开了五次会全部以失败告终,这是第六次,可孟烦了一点也不指望这次能有个什么结果。
会议一开始进入的很顺利,也是,这都第六次了,该说什么早就滚瓜烂熟了,可一圈没说完,迷龙和何书光就又开始掐了。在座的看热闹的看热闹起哄的起哄,乱的一塌糊涂,何莫修难得拿出一次学委威严,厚厚的一本英汉字典往桌子上一砸,吼一声:“别吵!”两个字用掉他全身的力气,话音刚落他这人也跟着落了,还是以往软绵绵的样子,众人稀奇倒也真不吵了。孟烦了看自家表哥怂了顺着接话:“再闹下去也没结果,小时候都过过六一,要不然大家就说说小时候的六一咱借鉴一下就完了。”这主意一出,众人赞同,寻思良久,最终敲定了幼儿园里玩过的一种扭蛋游戏,将所有礼物集中一处,随机抽取。死啦死啦来的迟,和他们不是一个幼儿园的,心里好奇:“小烦啦,给我说说你们那个时候都抽了什么?”烦啦眼珠子一转瞧见乌鸦瞪他,双手一抚衣服,坐直了身子俨然一副说书先生的样子:“今儿,小太爷就给您说说当年的盛况。话说那日,有一包子姓龙名乌鸦的,一心想要那玩具机枪,结果……”孟烦了到底没把话完,乌鸦踩着会议桌就杀过来追的烦啦绕着房间跑。迷龙翘着二郎腿接话:“结果抽到个奶娃娃,哇哇大哭叫妈妈~”说起来乌鸦就觉得自己倒霉,明明看好了是机枪,结果机枪被隔壁班那个文文静静小姑娘唐真抽走了,他抽到手的时候就成了个含着奶嘴的小娃娃,一拔奶嘴就哇哇大哭喊妈妈,窘的他恨不得钻地下,那群坏小子还偷偷抢了奶嘴,导致那个破娃娃一直大哭没停过。“后来那个娃娃怎么了?”死啦死啦仰起头看着迷龙,一脸好奇,极大的满足了迷龙的虚荣心。“后来给他们班,内,内啥,吴哲!吴哲给拆了。是不是叫吴哲啊?”迷龙看着对面小何,小何点头表示肯定。“王八盖子滴,小娃娃差点把幼儿园给拆喽。”不辣说起吴哲心有余悸,何书光难得配合这群他不怎么看得起的学渣 学着记忆里吴哲的样子把手头的餐巾纸撕成一条一条,又偷偷塞桌洞里:“平常心,平常心。”他笑起来看向一边的张立宪带点遗憾:“是不是这样,哥,吴哲那个时候喜欢拆东西,拆了装不回去,念着平常心就偷偷处理了。唉,后来他跟着爸妈搬了家,真可惜。哥,他和你长得可像了。”迷龙一拍桌子站起来:“那是像啊,还有乌鸦和隔壁班那个谁来着,就跟四胞胎似的,那会儿谁不知道他们四个啊。”上官把他拉下来:“你别总谁睡谁,那个人叫屠陌,小名时光。”迷龙被她拉着扭扭捏捏坐下,笑的见牙不见眼,连连称是。烦啦和乌鸦好不容易闹够了跑回来坐下,摸着下巴:“内时光也不知道在家怎么长得,每天到幼儿园奏嚎,哎呦那个可怜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爸爸把他卖给幼儿园了。”死啦凑过去:“他怎么嚎的?”烦啦调整一下表情,陡然嚎了起来:“爸爸!你不要卖我!”烦啦清了清嗓子:“奏这么喊的。”死啦已经不在凳子上了正在地上抱着肚子笑。张立宪倒是没笑,他只是摇头:“他和我们玩不来,总是一个人黏着老师。”乌鸦敲敲桌子对此表示不满:“个衰仔!”四道风双手撑着桌子笑起来:“死乌鸦,你嫉妒吧。”乌鸦急的团个纸团砸过去,小何眨眨眼很认真的开口:“那个老师画画很好,乌鸦那个时候很喜欢她的。”“闭嘴啊,废物鸡!”乌鸦举了举拳头作势要打他,小何颇觉委屈的抱着头讪讪闭嘴了。孟烦了瞧自家表哥又给人欺负了,抬着下巴冲人囔囔:“怎么着,还不让人说实话了啊?您要不喜欢老师,您抢老师给小表哥的画干嘛?一天到晚尽跟人身后,抱这那小破枪摆姿势叫人给您画画?”乌鸦觉得孟烦了简直就是来克他的,抄起书就砸过去,小何看的着急:“你,你们别闹了,我们那时候都挺喜欢老师的,张立宪也很宝贝老师的画,也经常去问老师问题……”四道风一手把小何推开了,他看乌鸦追孟烦了看的起劲,嫌小何碍事,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人理会小何,虽然多年不对盘,但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让他们在回忆童年时很有话题。只有死啦死啦抓住小何的手问他:“那个老师叫什么名字?”小何愣住了:“老师,老师有个好听的英文名字,可是我们那时候喜欢叫她……阿塔!”

————————:)
亲亲六一儿童节快乐!
想了好久的六一儿童节礼物,最后还是选择写了这个,写的不好,但求博你一笑。
刚刚尝了你送的糖,甜甜的很好吃,不过一定没你甜。
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说给你听,来日方长,我慢慢说,你慢慢听w
好了,看到这,你可以回小窗给我一个拥抱,我就在那里等你。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