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疑似故人入梦来【一】

第一章故人入梦

“龙文章......”他将这三个字放在口中反复的念着仿佛要将这三个字嚼烂然后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吴哲睁开眼的时候,身边是他曾经只在老旧照片里才能看到的青砖黛瓦,那些上了年纪的瓦房错落有致的在这片小地方分布着,构成一幅和谐的美景。他低头看向脚下,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细小的水流在上面慢慢淌过,晨曦通过它折射到吴哲眼里,是温润的光点。吴哲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在这弯弯曲曲的江南小巷里,心境平和的仿佛回到了家乡,这很奇怪,他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有些震惊,最起码应该有些惊奇。毕竟前一分钟他还在A大队自己的宿舍里,听着薛刚的呼噜声入梦。正是清晨,初醒的小城有些慵懒又充满了朝气,他闭上眼,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湿润的水气,有几户人家的升起炊烟混合着食物的香气在他鼻尖划过,墙角屋檐下青苔泛出的特有的气息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逗留。妇女携着孩童去河边浣洗衣物,笑语穿过半个小城传到他的耳中,再往前,他睁开眼睛,看见一脉流水在眼前流过,蓑衣翁摇着乌篷船一派悠闲,烟雨江南。吴哲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四个字。
吴哲还在继续走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心里有个人在喊他唤他向前,一个脚夫挑着担子迎面走来,似是突然崴了脚,哎呦呦的叫唤着就要摔倒,吴哲冲上去想要帮他,却眼睁睁的看着那人透过自己伸出的手臂摔在地上,他愣住不解,越来越多的人挤过来,一个个透过吴哲的身体,吴哲错愕的离开人群,抬手迎着阳光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就是个虚影,我一定在做梦,他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这个梦有些过于真实了,真实到他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人群里每个人的声音说的话。然后他又突然笑开来,如果梦是自己想出来的,那这是不是说明自己的想象力很好?他苦中作乐的想着,笑的眉眼弯弯。
吴哲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做这个梦的意义。不远处有一队人走来,逆着晨光,吴哲看不清领队人的样子,但就那模糊的轮廓,他几乎要跳起来。那个军官走的离吴哲越发近了,吴哲慢慢看清楚这个人的样子,和他九分相似的五官,穿着是整齐的他不太熟悉的军装,挺直的脊背,年轻傲气。吴哲认识他,在前几天的一次特殊任务时,吴哲在一个老人手里得到了一张模糊的旧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军官,高举着枪做出一副随时准备冲上战场的样子,吴哲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这个领队的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军官。吴哲站在原地注意着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思考着他说的每一句话,突兀的笑起来。
龙文章领着那一小队人很快就疏散开人群,他站直身体有些疑惑的在人群里找寻,很早的时候他就感到有人一直盯着他,偏头迎上吴哲的视线,不过一瞬,吴哲的身影就被人群淹没,龙文章皱眉,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刚刚他似乎看见一个大汉从那人身体里穿过,青天白日里,龙文章生生出了一身汗。他于是不再逗留,快步往指挥部走去,刚刚那个人影似乎就此消失,又或许这本就是他的幻觉,他摇摇头将那些奇奇怪怪的思绪甩出脑海。吴哲跟在那队人马的末尾,回想起刚刚的对视,虽然那对视只是一瞬间,但吴哲就是敢肯定,也许这里的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但是这个军官可以。
守备军的指挥部和平时没什么两样,龙文章进门就去找蒋司令汇报,吴哲始终不近不远的跟在他身后,踩着他走过的路,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终于在墙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愣愣的盯着墙上的那个旧式挂历,1938年......吴哲转过身看着眼前走来走去的人,有种强烈的感情涌上心头,真实而虚无。整整一天,龙文章一直在蒋司令身边待命,而吴哲在院子里对着那些花花草草喃喃自语,又跑去走廊仗着别人看不见自己做出一个个鬼脸。龙文章听着蒋司令的话和华盛顿吴互损,余光一直看着吴哲,看他在院子里到处撒欢忍不住就想笑,吴哲像是注意到了龙文章的视线,突然扭头冲他笑的一脸灿烂,龙文章被这笑容晃了眼睛,狼狈的躲开。龙文章在吴哲到指挥部之后没多久就发现了他的存在,自然也发现周围除了他没有人可以看见吴哲,他素来不信鬼神之说,现在却不得不疑心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精怪,但他意外的不讨厌这个鬼,甚至有些欢喜,我大概以前见过他,龙文章这样想着,偷偷看着吴哲那张模糊的看不清长相的脸。傍晚时分,吴哲在大门晃悠,隐隐约约听到听蒋司令说话:“龙文章!你现在去......沽宁......”吴哲好奇的探头看过去,正好看见那个军官行了个礼,快步跑出门,牵过马绝尘而去,吴哲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周围景物渐渐开始坍塌。“龙文章......”他将这三个字放在口中反复的念着仿佛要将这三个字嚼烂然后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吴哲念着这个名字醒来,起床号在耳边炸开,他凭着本能穿好衣服下床洗漱,回味着梦里的一切,真实到不可思议,闭上眼,龙文章还在那个名叫沽宁的小城里。他探手从枕头底下拿出那张模糊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人模糊不清,但吴哲在心里补全了他的长相:“龙文章......”他轻轻念着他的名字,将照片依旧放回原处。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