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红海/战雷】【林峰x杨锐】无人问津的帖子

阅读注意点:
1.不知道是什么体。
2.用了群里的设定:徐宏是林峰教出来的徒弟
3.同性结婚合法化
4.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不接受批评,谢谢。

——————————
楼主匿名:
刚刚参加完葬礼,心里有点乱,随便写写。
—————一楼—————
楼主匿名:
葬礼是我大舅子的,说是大舅子也不是很准确,因为他还是我队长,也是我师娘。考虑到我这回大概主要是写他和我师父的事,底下我就一律用师娘吧。
师娘的葬礼在昨天,艳阳天,太阳出奇的好。我曾经难过,但我看见他旁边的我师父的坟墓,于是释然。我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好结局,于他于我于所有人。
师娘死前和病魔做了大半个月的斗争,可放射物质的杀伤性永远超乎人们的想象,我几次去看他都只能见他越发衰弱。都说人死的时候才能看见以前,我不清楚师娘看见了什么,但我知道那一定和我师父有关。
师娘走的前一天下午,我正好去看他。那时候的他已经很消瘦了,只剩下眼睛还亮着。病情到了如今,医院不再试图治疗,所用药物只为了让他更有尊严的离开。那天风很大,房门大开着,我试图关门,一直沉默的他却突然开口。
“别关门。”他说,说的很轻很吃力,“你师父说,会来接我。”
我一直是无神论者,但我承认我当时确实被吓到了,可除此之外,我还有些别的感觉,应该说是有点感叹吧。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感受到师父和师娘之间的那种深厚的感情。
————二楼——————
楼主匿名:
师父和师娘的相识,具体已不可考。我只在女友无意中的吐槽里听见过一些消息。
“我都不知道我哥到底怎么想的,那天他就是去相个亲,结果当天回家就通知我们说他已经和人领证了,第二天他就收拾收拾搬出去住了,哎,你要知道他那会儿只有三天假诶!他居然第一天结婚,第二天搬家,第三天就回去销假了。一见钟情,见色起意,都没有他们俩这么快的……”
以上是我女友原话,信息量也是非常大了。
说到这个,我又想到我师父在世时对我说的话:“想我当年追你师娘,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你好,我是林峰。第二句,领证吧。”
那时候我还对他表示不屑,认为他吹牛,现在两边一结合,我觉得我师父大概真的没骗我。
—————三楼—————
楼主匿名:
大半夜的也没个人,写这个还挺合适,得了,反正我也就是写着发泄下。
—————四楼—————
楼主匿名:
关于师父和师娘之间是否真的有感情,一百个人里面大概,有九十九个半人都站他俩没感情,结婚也就是为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约定而已。
他们的论点还挺充分的。
首先,结婚时间是如此仓促,比闪婚还闪婚。
其次,聚少离多,除了每星期一通跟办公似的电话,就没什么密集联系了。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师父走的时候,师娘一点都不难过,就是特别特别平静的接受了。
我当时都差点信了他俩没感情,对的,差点所以我就是一百个人里那唯半个站他俩感情深厚的人。
我之所以会有一半相信他俩感情深厚,也是因为师父的故去。
那大概是师父离开以后的第一个新年。因为工作特殊的原因,大家都不能回去,可上面还是准我们适当的闹一闹,开个聚会什么的。师娘那天喝了两瓶就不行了,我就听见他抱着酒瓶说:“我就喝两瓶,你急什么?”当时大家都乐了,说他怎么这样就醉了,又说没有人拦着他喝酒啊。也不知道哪句话不对,师娘仿佛一下子就酒醒了,冷汗都流下来了,他看了我们一会儿,也没说什么,就说晕了去睡觉。再后来宴会也散了,我出去就看见他在甲板上吹风,他背对着我,本来就很清瘦的一个人,那会儿看着就跟随时能飞升一样。他应该是知道我在看他,他就笑了一声,然后说:“他死了啊?”我当时下意识就觉得他在问师父的事,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他也没指望我回答,就又笑了一声,我那会儿走到了他身边,正好看见他侧脸,我也说不出该怎么形容他的表情,明明嘴角都是牵着的微笑样子,却偏偏绝望到窒息,他说:“xh,以后你得把我和他葬在一块。”
————五楼————
楼主匿名:
写到这里我觉得有点窒息。
当初师娘听到师父故去的消息,连着几天眼睛都挺红的,那时候大家以为他是因为刚刚出完任务回来太累了。如今想来,他当时候应该很难过吧,难过到极致,连哭都不会了。
还有就是,曾经几次撞到师娘在电话厅那站着没打电话,那会儿以为他就是去给家里人打电话的,刚刚问了女友,发现他大概是想给师父打电话,然后……
—————六楼—————
楼主匿名:
哎,感觉是写不下去了,越写越觉得心里堵,难过倒是真的没了。师父走后这么多年,师娘也没觉得过得多好,如今终于故去,合葬一处,也算是另一种圆满。
总之,深夜废话,此贴暂封。
—————七楼—————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