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我眼中的孟虞

我设想过虞孟,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既定感,神交已久的亲切。
烦啦应当一早就听说过虞啸卿,收容所里,虞啸卿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仿佛劈开黑暗的一道光,他视线扫过所有人,然后和烦啦对上,然后两个人都移开视线,但是都把对方记到心里,尽管他们自己也许没发现。后来烦啦和师座隔江对看,隔着整条江面以及烟雾迷雾和不甚清楚的天色,看不清却知道有这么个人在那里。庭审时烦啦和虞啸卿的对视,一方的声嘶力竭,和另一方无动于衷的“下去”。再到后来双方一直交流不多,但有印象,有感觉,以至于后来南天门上,所有人都觉得师座不好了,烦啦平静的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