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欣舅】勇气

鱼大 @鱼 视频的配文,文字不及视频的万分之一好
贴个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30138

——————————————
高飞打来电话时,游弋也才刚刚到家,翻着冰箱思考晚饭,想着今天该把杏鲍菇给吃了。
生活琐事无非几样,每天打好几个电话到了晚间反而无话,游弋听见那边传来的喇叭声发动机轰鸣声,知道高飞这是在下班路上,便劝他先挂电话,有事回来再说。高飞就笑,插科打诨的说着逗趣的话,怎么也不肯挂,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等游弋处理完西兰花,高飞的声音从话筒里钻出来带着轻松的笑意:“你是甲方嘛,我就是永远的乙方。”
游弋扯了扯嘴角没说出话来。

“你说你这是在怕什么?”秦文天敲着桌子抬头看他。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而且我还有婚史……”后面的几句话游弋没说,叹了口气站在窗边望远。怎么说呢?人家年少多金年轻有为,干什么就吊在他这颗老树上,谁晓得他是不是只想玩玩……
下午的时候,办公室小姑娘拿了一大把玫瑰花来,游弋端着茶杯和秦文天说话,见状便笑眯眯的打趣起来,打趣的话说了一半,小姑娘却把花往游弋怀里一塞:“我哪有这福气,这是您的。”
游弋拿着花愣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干笑一声正要解释,高飞的短信就过来了:“节日快乐。”游弋于是瞄了眼手机日历,今天没节日啊。大约是太疑惑,所以把这话说了出来,秦文天便叹气:“你日子过傻了,今天是你生日。”
办公室里的流言大约就是从这天起的。游弋原先装着不知道,可流言不会因为他的故作不知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有时候游弋去茶水间听见她们在背地里的指指点点,每一句都扎到他心里,什么又当又立,什么故作姿态,他想发火,而后一想又觉得可笑,自己不就是这样“典型的又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住到人家家里,天天睡在一张床上,又死活不同意结婚。可是他真怕,高飞小他这么多岁,又比他出色这么多,什么人找不到非要找他?更何况两个人的相识实在是尴尬,一次酒席上的相谈甚欢,鬼知道他们后来是怎么滚上一张床的,只记得第二天起床时满心的惊惧,后来又莫名其妙着了套,答应住进他家去,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不尴不尬的过着。剪不断,理还乱……剪不断么?
游弋捏着杯子叹了口气,也许也不是剪不断,自己的房子一直都还在,今天就搬回去,都断了吧。

离开这个决定做的仓促,游弋也没打算叫高飞知道,只是特意请了一下午的假来整东西,说是整东西,其实也就是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更多得还是整理房间,他有意想要弄走所有跟他有关的所有东西,等整完了却发现时间太久,哪都有他们俩的记忆,他就是把这个屋子烧了拆了,他都能指着一块砖说,这里,他和他曾经一起站过。
箱子落了地,游弋捏着拳头狠狠的叹气,剪不断啊……

流言这玩意儿有时候挺邪乎,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流传开了,甚至于连高飞也听到了一点点苗头,彼时的高飞才和一个客户聊完相关事宜,拿着文件夹才出门就听见两小姑娘在走廊拐角那聊的欢,他本无意偷听,可他对游弋这个名字的敏感度实在是高。
怪不得前几天看他收了东西,怪不得他最近情绪总是不太好。

“他们对你的评价是不负责任的诋毁的。”
后来高飞抱着躺在床上假装睡觉的游弋这么说着,他也不说他知道了什么,只是把人抱着哄着,说着些好听的情话。游弋由他抱着也不回话,原本心里杂七杂八想着挺多东西,可被他这么一哄反而什么都不想了,好像事情就像他说的那样,什么都不是。假睡成了真睡,久违了的一夜无梦到天明。
第二天高飞是被饿醒的,游弋前几天心情不好,做饭都是草草应付,今天终于恢复正常,香味冲出餐厅飘入卧室,硬生生把高飞从睡梦里勾了出来。
“做了什么?这么香。”
游弋解着围裙扭头看他,笑的见牙不见眼:“你醒了?做了松饼,不知道好不好吃,我这上班快迟到了,你自己吃吧。”
“肯定好吃。”高飞扯了一点放嘴里,果然很不错,抬头看游弋急急忙忙的穿了鞋子要出门连忙喊住人,“诶,今儿得亲一口。”
扒拉着门框的某个人被他这口气逗笑了,大大方方的给了飞吻,笑眯眯的出了门。

游弋再没听到任何流言,也许是被某人压了下来也许是他也再没注意这些。日子还是照样过,高飞一改往日的尽头不再软磨硬泡的说结婚的事,游弋便愈发过的顺了。一转眼到了七夕,秦文天忙里偷闲的喝着茶和他聊着天,聊的正高兴呢,高飞的电话就来了。秦文天了然的笑笑,笑里又带了点八卦的意思:“高飞打的?也是今天七夕了,嘿。”游弋轻咳了一声做个样子,也没打算躲着藏着。
“你自己抬头看看窗外。”高飞大概想给游弋一个惊喜,可是太激动没压住情绪。
游弋心里猜着高飞可能做的事,探头看着窗外,原先也没看出什么,直到他抬头看见对面高楼上的大屏幕,愣了。
高飞还在电话里讲,他的声音一贯好听,年轻又沉稳:“几度春秋,日升日落。几度风雨,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是屏幕上的字。
“我……”游弋依旧说不出话,电话那边的高飞并不在意又或者说他已经想到了结局,只说了句节日快乐便挂了电话。
秦文天跟在游弋后边看,拍了拍他:“你以前怕他只是玩玩,现在看出来真心还犹豫什么?”
游弋盯着屏幕好一会儿才转身看他:“我现在一提结婚我就怕了。”

所以表了白示了好却没有提结婚。
“你得帮我。”高飞捏着婚戒盒子叹口气。
郑雨晴瞪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高飞会因为这种事来找她帮忙:“你……”
“孽缘吧。”高飞耸肩说着孽缘半笑半叹。

“行了,别装了,人都被你气走了。”郑雨晴打掉高飞帮他挤安全带的手,冲着游弋远去的方向努努嘴。
高飞敛着眉眼,继续帮她系上安全带,好一会儿才又笑开了:“什么装不装,我这是出于对女性的尊敬。”
郑雨晴不说话,眼里的鄙视满的就快溢出来了。

游弋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觉得难受,他曾经一直想着等发现高飞对他的感情不过是一个有钱老板的游戏就全身而退,可事到如今,他见了高飞和郑雨晴之间的互动居然这么难过,没有半点解脱感。
真情告别依依不舍……
游弋手一抖又往番茄鸡蛋汤里多放了一勺盐。
“今晚回来吃饭么?”分针追着秒钟带着时针指向九点,桌上的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半瓶红酒下肚,没有一点醉意,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打通了高飞的电话,于是有此一问。
“我吃中药了吃不了晚饭。”对面那人不知身处何地,身旁又有何人,口气难得的冷淡。
游弋打了个激灵,醒了酒越发的愤怒,又觉得好笑,他想说他今天瞧见了什么,可到了也说不出口,他想他算他什么人呢,有什么资格管的这样多。
挂了电话,游弋捏着杯子透过红酒望着对面的空位,恍恍惚惚的想到了高飞的脸:“你承不承认吧,说你们是红颜知己一点都不冤枉。”
可对面没有人,也没有回答,一室寂静。

高飞明显感觉出了游弋最近对他的冷淡,他捏着冷冰冰的面包看着在屋子里忙忙碌碌的游弋想着其实还是挺高兴的,最起码这说明游弋心里是有他的。

就是容易乐极生悲……
高飞摸着身边空荡荡的被窝很是郁闷。明明昨晚上还挺好的,就这么一闭眼一睁眼,游弋便走了,这回他走的实在是干净利落,什么都不带,只留了钥匙在床头。
高飞去他公司找人,又被秦文天告知,游弋休了年假没在公司。
后来也不是没有后悔过,一直是放在心尖上宠的人,突然就给他来这么一下猛药,可游弋这人性子太软,要是不逼着他认清事实,他能一直和自己这么凑活下去,高飞不想凑合。

游弋请的是半个月的假,高飞便做好了等他半个月的打算。郑雨晴就打趣他,高飞跟着笑,言语里满满的自信:“他会回来的。”就是可惜和笑容里的自信不太相配,很有些勉强。
后来就真的没了消息,半个月的假延成一个月,其实哪有一个月,分明是人不想见他。高飞苦笑着把自己丢进永无止境的工作里,还能怪谁呢。
十月的时候桂花开了,高飞刚刚处理完一堆文件,手机便欢快的震了起来,失踪了快一个半月的游弋终于给他发了彩信,光凭着迷迷糊糊的照片,高飞猜不出这是哪里,可照片里石头上的字还是很清楚的:
转角七百年的伫立只为你偶一回眸

这一次,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高飞头回翘了班,心里美得不行:“吃饭了吗,我去接你。你在哪呢?”
“在家。”游弋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轻松,他顿了顿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没什么想说的?”
高飞想了想,一向挺会说话的他在心里挑挑拣拣最后只拣出来四个字:“……我喜欢你。”
电话里便传来低低的笑声,高飞瞄了一眼放着戒指的盒子,想着今晚终于能把戒指给出去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