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龙虞】多晒被子会长猫

极度OOC
完全写不下去了
就……这样吧

一。盒子和鱼干
下午的时候,不知道打哪来的一阵妖风把小院吹的七零八落,龙文章不幸中招,白花花的绒毛垫子被吹到地上滚了一圈,好在发现的早,不至于变的太脏。
随手把被子团了一团丢进屋子的沙发上,龙文章又扭头去收衣架上摇摇欲坠的衣服。就是这转身的功夫,龙文章突然听到了一声细微的猫叫。声音太小,以至于龙文章以为自己幻听,可没等他走开两步,第二声猫叫便响了起来。龙文章四下里一打量,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那床毛绒垫子上。
只见那毛绒垫子的中间不太明显的鼓起来一个小包,正在以缓慢的速度移动着,刚刚的猫叫正是从里面传来的,龙文章趁机比划了一下,大约巴掌大的小猫,只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一刻钟后,迷失在毛绒垫子里的小猫终于钻了出来,浑身雪白的小奶猫,只有鼻尖带点粉红,头上的毛因为刚刚钻了毯子横七竖八的支楞着,龙文章在心里喊一句可爱,欢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虞啸卿却没有这样的心情,他前几天追着一只蟑螂精从家里跑出来迷了路,同他一块的奶狗小跟班也大意走丢了,又饿又累的闹腾了几天,好容易找个没主的垫子趴着想晒个太阳睡个觉,又突然被人莫名其妙的连窝端到了这里,当下恼怒的探出了爪子,很是凶恶的瞪着对面的人。
一只奶猫的瞪视威力有多大?反正龙文章完全没有感觉到,被小奶猫的“美色”所俘虏的他现在满脑子就一句话“多晒被子会长猫,长谁被上就归谁。”
“我的了。”龙文章美滋滋的说出这三个字,看小奶猫张牙舞爪的在沙发上,只当他是害怕,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要去厨房弄点鱼干来喂他,也不知道这么小的猫咬不咬的动。
虞啸卿很满意的看着龙文章离开的背影,想自己的威吓还是很有用的。四周都是陌生的环境,他便又一次跳上了自己的“窝”——白色绒毯。话说回来,虞啸卿作为一只修炼了有些日子的猫做事一直很有原则,比如他今天找窝的时候,虽然更喜欢挂着的那一床画了小鱼的被子,可最后还是选择了地上的这床白色绒毯,毕竟挂着的都是有主的,他可不会和人抢东西。只是可恨不知道这从哪来的凡人,不仅想抢他毯子还把他也给抱来了!回头定要叫他好看!
“喵~”虞啸卿想到这立刻探出爪子,精神抖擞的叫唤一声。
在厨房的龙文章险些给这声软萌的猫叫叫酥了半边身子,美滋滋的把大块鱼干一点一点的撕成小块,然后才敢端出去给猫吃。
虞啸卿起先还不愿意吃,后来却也心安理得的受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更何况人家还这么有诚意的拿了东西给他道歉。虞啸卿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龙文章端他窝的事了。
端窝的事了了,东西也吃的差不多了,虞啸卿四处打量着觉得自己应该换个地方呆。龙文章不知道虞啸卿的打算,只是突然看见小奶猫不肯再吃鱼干,有些纳闷的捻起一小块送到猫嘴边,好声好气的哄着。
虞啸卿探出一点点舌尖舔了舔嘴巴,最后还是坚持着把头扭到了一边,作为一只有志气的猫,怎可贪图口腹之欲!不过鱼干真的挺好吃。虞啸卿又低头舔了舔爪子。
家里来了一只小奶猫,龙文章上网搜了一圈列好清单,急匆匆的就出门去了宠物店。虞啸卿伸长四肢舒展身子,叼着他的“窝”在沙发上,翻滚。他本意是咬着自己的窝离开这里,奈何奶猫体型和垫子体积差距略大,只好走一步摔一步的前进。半个小时后,虞啸卿终于把垫子从沙发的那一头叼到了沙发的这一头,漂亮的白毛全都乱糟糟的支楞开,于是一向喜欢规整的他又用了大半个小时梳理毛发。
最后一直等到龙文章回了家,虞啸卿还在那一亩三分地里转悠。龙文章很高兴,为了讨好猫主子,他把刚买的一箱子玩具食品一个一个摆出来放在茶几上。虞啸卿踩着猫步将军似的在茶几上走动,尾巴悠闲地扫来扫去,审视着这一堆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的杂物。
“呐呐,小宝贝,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啊?”龙文章挤出讨好的笑凑过去,巴不得把自己也放上茶几给虞啸卿玩。
虞啸卿转悠了一圈也没什么喜欢的,只是觉得这个人挺奇怪的,无缘无故讨好他做什么?一定是有所图谋。虞少爷不屑的打了个小喷嚏,甩甩爪子走开了。
龙文章有一瞬间的受挫,捏起一个玩具老鼠凑到虞啸卿眼前左右晃晃:“咪咪,玩玩具啊。”
不玩,滚。虞啸卿抖了抖耳朵,颇有气势的喵了一通,龙文章理所当然的没有听懂。
“……宝贝是不是不会玩?没关系,我玩给你看。”龙文章将老鼠上好发条放在地上,摩拳擦掌的打算给虞啸卿表演个活捉老鼠。
这人别是个智障。虞啸卿看着趴在地上的龙文章觉得纳闷。
“咪咪,你……”龙文章抓着老鼠扭头对上虞啸卿的视线,不自在的缩了缩脖子,总觉得自己被猫鄙视了?“咳,那,我们换个东西玩?”龙文章极会自我调节的扭头又去找玩具。
虞啸卿一动不动的看了一会儿,脑袋随着被龙文章丢飞的纸盒子晃了个弧度,一瞬间就跳了起来。“喵!!”
“怎么了?”龙文章差异的抬头,也没看见小奶猫是怎么跳的,就感觉眼前有个白花花的东西一闪而过,再一看,小奶猫已经在墙角那一堆纸盒子里窜来窜去了。
虞啸卿正在努力把自己塞进一个更小的盒子里,作为一只上进的猫,即使离开家在外面也不能偷懒,必须时刻找机会练习躲猫猫的本领!喵!
龙文章把脸一捂,要命,好可爱。

二。房租和春梦
晚上,龙文章刚把毯子铺到床上,小白团子就飞奔过来,探出爪子勾着绒毯,把自己牢牢的固定在了上面,龙文章好玩的抖了抖,硬是没把他抖下来。于是就这么睡吧,龙文章心里还挺美的,小家伙这么喜欢他,还非要和它一个被窝,乐的他就差冒泡泡了。
虞啸卿却不高兴,他一向习惯一只猫睡,如今莫名其妙多一个人和它抢窝算什么,更何况这个人长的这么猥琐!
喵!随着一声猫叫,虞啸卿一巴掌糊在龙文章脸上。龙文章有点懵,等反应过来又觉得好玩。毕竟小猫没什么力气,糊脸上也不疼,他只当小猫是和他在玩,高高兴兴的凑过去把另一边脸也亮了出来。
虞啸卿弓起身子看着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于是……
“嗷!”下一秒龙文章就捂着脸从床上跳了起来,脸上是细细长长的五条爪印。
虞啸卿满意了,打个哈欠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闭着眼懒得看龙文章控诉般的跳大神,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龙文章上完药回来的时候小白团子睡的正香,耳朵耷拉着盖住隔离噪音,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原本的怨气的散的一干二净。轻手轻脚的上了床,龙文章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在小白团子的背上亲了一口,跟着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龙文章觉得自己有点热,具体怎么个热他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怀里抱了个人,热气就从两个人紧贴的地方散到全身各处。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黑暗里视线不清,依稀觉得这人轮廓挺好看的。尚在梦里的那人睡的并不安稳,皱着眉,放在身侧的两只手也捏的死紧。龙文章忍不住就凑过去亲在那人的眉间,亲了一下还觉得不够,又顺着往下亲了眼睛鼻子,然后吻上那形状姣好的唇辗转吸允,待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怀里的人终于转醒,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第二天,龙文章起的时候,捂着脸觉得有点疼,怀里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他有点惆怅,想自己几年都不发一次春梦,一梦居然梦到一个男的,再想想又觉得可惜,男的就男的吧,怎么才亲几口就挨了打,然后就一梦天明了呢。
他扭头看向一边,原本睡着小白团子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毛毯里凹下去的那一块地方已经凉透,想来这只小白猫已经起了很久了,不晓得在干什么。
龙文章起床穿衣服,拉开窗帘时候被吓了一跳,窗帘后面蹲着的正是早起的勤奋的小白团子,乌溜溜的眼睛瞪着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大眼对大眼的瞪了许久,龙文章伸手揉了一把小白团子的脑袋,并且快速的在爪子挥下来的那一瞬间撤离了老远:“早安呀,咪咪。我给你做早饭去。”
劳资不吃!滚!虞啸卿抬爪梳理自己被揉乱的头毛,愤怒的喵了一通。而以为被小白团子回应的龙文章乐颠颠的去了厨房。
龙文章对这小白团子确实上了心,早餐做的是水煮鲜鱼,昨天买的鲫鱼一直养在水池子里,早上杀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煮好放凉了以后,毕恭毕敬的端到虞啸卿面前,笑的谄媚:“咪咪~吃吧。”
不!……吃?喵?
虞啸卿动了动鼻子,从纸盒子里探出脑袋看了一会儿。刚刚做好的鲜鱼,没放什么调料,腥气重的不得了,却正好对了他的胃口。可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给他做东西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虞啸卿按一按爪子下了定论,很是坚定的往盒子里一钻不再露头。
龙文章纳闷的看着他的小白团子突然消失在一堆纸盒子里,把鲜鱼又往前凑了凑:“咪咪?”
咪你个头,虞啸卿在盒子里蹿着,很是不屑。
龙文章终于举累了,叹口气把盘子里的鲜鱼放到一边,回房间整理东西。虞啸卿便立刻机警的探出一双眼睛。
好几天没打扫过的屋子灰有些大,龙文章抖着毯子,激起无数飞扬的尘土,虞啸卿抽了抽鼻子,狠狠的打了个喷嚏,连猫带盒子一块滚到了地上。
喵!虞啸卿被吓了一大跳,惊叫着跳上了另一个盒子,龙文章赶忙跑出来,手里还拎着那床被虞啸卿视为小窝的毯子:“咪咪?你没事吧!”
虞啸卿不动也不反应,只是盯着他手里的毯子出神,爪子摩擦纸板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龙文章昨天被他抓怕了,此时也不敢过去,只好在原地站着笑。
过一会儿,虞啸卿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动作,他跳到桌子上开始吃鲜鱼,斜眼看着龙文章和他手里的毯子。
就勉勉强强把我的窝租给你使使。
虞啸卿如是想。

评论(2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