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宁不更新不改名

我可能是个咸的的奶黄包 |_・)
邢张欣舅大本命,萌54以及各种衍生,段邢看情况,龙虞孟宪二本命,何龙时焱一块萌,偶尔吃吃闺蜜组,婉拒红海相关西皮(除锋锐),谁给我推,谁就原地爆炸吧。

【45】好生养

第一次写45,大概OOC,见谅啊
一辆45车,注意避雷

-----------------------------------

“哎呀!爹!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甘小宁不过就是这么信步一走就听见了这么劲爆的一句话,当下竖起耳朵,正儿八经的猫在电话室外边偷听起来。此刻正是午休时间,偌大的电话室里没有其他人,因此伍六一气急败坏的大嗓门也格外清晰。

“恩……部队里的。”

“长得……长得挺好,斯斯文文的,小眼眯眯的,笑起来还有俩酒窝,干活也勤快……”

“行行行,回头给你们看看,恩?什么?屁股?!我没事盯人家屁股干什么!什么好生养!!我……挺,挺好的。”话说到这里伍六一的声音突然断了章,甘小宁捂着嘴巴差点没笑抽过去,他小心翼翼的探头,看见伍六一捏着电话线烦躁的扯了几下,并且开始借口说信号不好,于是开溜。

下午的时候,伍六一还在操场上跑步,甘小宁拉着白铁军他们,几个人在寝室里瞎闹,话不过三句就拐到了他今天偷听来的消息上。七连的穿甲弹有了心上人,再没有话题比这个更新奇更让人放松了。

这个说,没想到班副口味这么独特,喜欢小眼睛。

那个说,部队里的,咱七连还有女兵啊?别是前几天来部队演出的那几个。

这个又说,诶呀,咱班副心里头都有人咯,可咱呢,别说媳妇,连个念想都木有。

……

军营嘛,乐子一向少,如今逮着一个自然是要狠聊一回。史今正是这时候回的寝室,他今天的心情很好,因而脸上的笑意也比平时更浓,伍六一上回去团里比赛的奖状发下来了,连长又给他夸了一顿,他喜欢看人夸伍六一,没有理由。

还是白铁军先看见的史今,他站起来打算和人打招呼,却在对上史今的笑脸时愣住了,总觉得怪兮兮的。这么一会儿,甘小宁他们也看见了史今,就好像是一瞬间的福如心至,甘小宁盯着史今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斯文,小眼睛,笑模样,有酒窝,会干活,部队里的,屁股……

甘小宁打了个激灵阻止自己继续往下想。

“聊啥呢,这么高兴。”史今没注意到他们的异样,依旧笑眯眯的和人打招呼。

白铁军还在发愣,下意识的说了实话:“班副他好像……”

好在话未说完就被甘小宁用一个巴掌打断了,白铁军捂着被打疼的后脑勺,不服气的回手,两个人推推搡搡的跑开了。

之后就再没人提起过这事,仿佛一下子就被翻了过去,只是偶尔当史今和伍六一在一块的时候,大家总是心照不宣的对视几回。

转眼到了周三的野外拉练,平时的训练有素加上各部分的合作默契,七连又一次博得头筹,高城高兴的走路都蹦高,转头就和指导员商量着来一次联欢晚会好好庆祝。当天晚上闹的挺疯,拉歌杂耍有什么来什么,空酒瓶更是一箱一箱的往外拉。

史今守着班长的本分没有多喝,伍六一却因为心里高兴人来疯似的满场转悠。晚会一直闹到后半夜才结束,伍六一睁着他的大眼睛,维持着表面上的清醒,他扭过头下意识的要找史今。

史今很忙,他忙着和其他几个还算清醒的人一块收拾场子,他忙着把自己班的小崽子一个个提溜回宿舍,最后轮到伍六一。喝醉了的伍六一比平时都要乖顺许多,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吵不闹,眼睛还是瞪得很大,只是少了往日的神韵反而覆着一片迷惘,看起来居然有些……脆弱了?史今失笑,走过去拍拍他的头:“还傻坐着呢?走了。”

伍六一终于因为这句话有了动作,眼底的迷茫消散开变作史今的身影,仿佛被按下开关的灯,忽的闪亮了。他抬头看着史今,缓缓的扯出一个笑,史今眨巴着眼睛没反应过来,他直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而下一秒,

伍六一拽着他飞奔出去。史今愕然的跟着跑,思维跟不上步子,跑了老远,才想起来要停下:“伍六一!你干啥玩意儿你!”

此刻已经离营地很远了,伍六一停下来,却不回答,他看着史今傻笑,直笑到史今没了脾气,然后语调轻松的喊了一声:“媳妇!”

史今只是微微一愣便笑了,他不能和一个醉汉计较什么,于是伸手拍了拍伍六一的头:“傻小子,喝多了发春梦呢。”

伍六一却不依不挠,还有点借酒装疯的意思,抓着史今的手扑过去把人摁在树上,越凑越近。

嘿嘿,嘿嘿,嘿嘿嘿

评论(17)

热度(29)